■臺灣酷果 m.kugo.tw     ■回上頁     ■登入
推薦故事:


故事篇章:
書名:������������������������������������������������������
書號:1935871

������������������������������������������������������ 目錄

������������������������������������������������������ 第 0090 集

目前觀看:第 06 章

第901章 震驚,意外

因為吳老爺子忽然說了一句話︰“難得聚得這麼齊,不容易啊”

梅升平一瞬間腦子轉了一個彎,哈哈一笑︰“正好我可以幫大家拍一個大合影。”

夏想心中一跳,梅升平的話另有所指,吳才洋會不會不高興?不料吳才洋只是眉頭微微一皺,想說什麼又忍住了,只是用目光征詢老爺子的意思。

老爺子緩緩地點了點頭︰“升平的提議很好,我年紀大了,難得今天團聚——哦,若菡沒在?沒在就沒在吧,也不影響——就拍一張合影好了,以後不知道還有沒有日子。”話說得很滄桑,但眼神中還是流露出欣慰。

梅升平就替吳家拍大合影——他心中知道,在吳老爺子心中,肯定是要當成全家福的。

拍照的時候,夏想本來站在最邊上,在梅升平即將按下快門的一刻,吳老爺子突然招手讓夏想過去,非讓夏想站在他的旁邊。

閃光一閃,定格為永恆。從照片上看,夏想站在吳老爺子身邊,一臉微笑,整個照片洋溢著一團和氣,外人一看,絕對會認為是一張全家福。但若要仔細一看,吳才洋臉色微微陰郁,似有不快,吳才河的表情在笑眯眯的掩蓋之下也是似有不滿,吳若天也是板著臉,明顯是不快的神情。

本來是吳老爺子位于正中,也不知是梅升平取景的原因,還是夏想站位的姿勢正好讓吳老爺子微微讓了一讓,就成了夏想位于照片的正中了……

多少年後,梅升平還經常向人提起他拍攝這張照片當時的情景,往事歷歷在目,他向眾人講說的時候,也是津津樂道。人生之中,難得有幾件事情讓人一直念念不忘,尤其是他出身大家族之中,什麼場面沒見過,什麼事情沒經歷過?能讓他一直記在心上的,絕對是因為給他帶來了長久而深遠的影響。

其實照片事件在當時並沒有給梅升平太大的觸動,讓他以後一直對今天的拍照銘記不忘的是不久之後發生的一件事情,就讓他萬分慶幸是他親手為吳家拍了一張也是唯一的一張全家福

吳家人、夏想以及梅升平,圍坐在一起吃飯,似乎是很奇怪的組合,其實細想之下也很正常。夏想和吳家的關系自不用說,梅家最近似乎過于活躍,也和整個局勢最近的風向改變有關。

而且梅家有梅曉琳在團系主力的身邊,作為家族勢力和團系之間的緩和,也是梅家比其他三家走得更長遠的一步妙棋。

有梅升平在,飯桌上的氣氛就比較活躍,而且梅家和吳家之間一直沒有過不愉快的過去,夏想也看了出來,吳才洋和吳才河對梅升平的態度還算不錯,只有吳才江似乎對梅升平的態度稍有冷淡。

吳老爺子今天也是興致很好,對夏想和哦呢陳斗智斗勇的過程十分好奇,問了許多細節,尤其對夏想在飯店中收拾四小龍的過程問得非常詳細,听到夏想借打殘四小龍震憾路洪佔的手腕時,吳老爺子終于動容了,一拍桌子,大叫了一聲︰“好,有膽有謀,有理有據,好樣的,要的就是軟硬兼施。”

吳才洋也听說過夏想在郎市的所作所為,但詳細經過今天也是第一次听到,也是連連點頭︰“關鍵之時行非常之舉,有魄力,夏想,你比我想象中還要敢作敢為幾分。”

他早年在偏遠省份,也有過打擊黑惡勢力的經歷,但他沒有夏想的一身本領,卻有比夏想更敢弄險的膽識,他雖有家族勢力可以借助,最初卻是依靠自己的本事一步步爬到了高位,因此對于自身素質過硬的夏想,也多了不少賞識之意。

夏想原來也有豪氣沖天的一面,也讓他刮目相看,對于夏想“拐騙”了連若菡,也漸漸看淡了許多。連若菡已經有了一個不幸福的童年,如果他再讓她有一個不幸福的婚姻,他這個父親就當得太不稱職了。就隨她去好了,只要她覺得幸福就行。

梅升平也說了不少話,說起了他的一些陳年趣事,還打趣了吳才江,說他當年和吳才江是京城有名的兩個公子哥,風流成性,行事放蕩不羈,也不知道礙了多少人的眼。現在時過境遷,還有幾人記得他們當年的荒唐?他們現在不一樣是省部級高官?

梅升平其實沒醉,假借裝醉,說了一些不是醉話的醉話,主要目的還是為了進一步加深關系。他的努力也收到了效果,話很少的吳才江慢慢話就多了起來,也說起了以前的趣事。

夏想也看出了什麼,吳才江和梅升平,有過不太愉快的過去,梅升平是想借此機會一笑泯恩仇。

飯後,老爺子讓夏想扶他去書房。

“我讓你到天澤市,是想讓你安穩兩年。天澤市是個窮市,正是窮,才沒人盯著。你熬上兩三年,再到一個富裕的地市上一任書記,差不多就可以邁入副部的門檻了。”老爺子也是因為在心理上完全接受了夏想,也觀察到了夏想和邱、付、梅家三家的互動,更是因為吳才洋先前也探了夏想的口風,因此上來就說出了他的安排,“我還能活個十年八年,怎麼著也要再把你扶上馬,送一程……”

等于為夏想鋪好一條金光大道,只要夏想按步就班地走下去,副部幾乎是囊中之物,至于正部,一看機遇二看要個人能力了。

不知為何,夏想總覺得老爺子表面上氣色不錯,但實際上精力不如以前了,說話時也總是流露出遲暮的口吻,人都是感情動物,和老爺子接觸多了,他又是最疼愛連若菡的,在夏想心中,也當他是爺爺一樣看待了。

“老爺子身體很好,肯定能長命百歲。”夏想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就很俗套地安慰了一句,人老了,都盼望長命百歲,但現在科技雖然發達了,真正能長命百歲的又有幾人?

自欺欺人的話卻人人都愛听,但在政治之上,卻來不得半點虛假和自欺欺人,一切還是要靠實力和布局。

老爺子卻笑著擺擺手︰“別哄我了,我知道自己的身體挺不了幾年了,能多活這幾年,還得感謝連夏……”他忽然眨眼一笑,似乎還有一點調侃,“如果連夏再有一個妹妹或弟弟,我說不定還真能再多活幾年。”

“咳咳。”夏想沒想到老爺子也當面提及此事,不由一臉尷尬,他和連若菡的關系畢竟名不正言不順,否則說說也無妨,“若菡也有這個意思,我……也沒有什麼意見。”

身為男人,又不勞累,有意見才怪?連若菡既然不怕受累,吳老爺子也想吳家第四代開枝散葉,他勉為其難地配合一下,也不是什麼苦差事。

主要是他能體會到老爺子的心境,吳家三代之中,沒有成器的接替人,因此才強烈渴望第四代人丁興旺一些,也好隔代培養。

不料老爺子接下來的一句話,就立刻讓夏想震驚地屏住了呼吸……

“吳家三代之中,誰都不如你。我一直在想,如果將吳家的家業都交到你的手中,你會不會答應我,讓吳家的孫子後代都可以背靠大樹好乘涼?”

國人都有傳宗接代的傳統思想,都願意為子孫後代著想得非常長遠,吳老爺子也不能免俗,但他有魄力的一面是,敢讓一個外人擔任吳家的接替人,確實需要非凡的眼光和勇氣。

大部分國人,寧肯讓家業爛在子孫手中,也不願假人于手,共求發展。國內家族企業都在做大之後,因為分配不均而分崩離析的事例,屢見不鮮。

說起來夏想雖然不能算是徹底的外人,但就算他是吳家光明正大的女婿,也是外姓。在古代,就是外戚。不同姓者不同心,沒有一人會將家業交給女婿,除非是養老女婿,但也總有提防之意。況且嚴格說來,夏想是吳家不能承認的女婿。

由此也可看出吳老爺子非同一般的一面,他能想到將吳家托付給夏想,就有直面世俗壓力的勇氣,同時也是對夏想能力的認可和對他為人的百分之百的信任。

夏想驚訝之後,很感動,也很沉重。

“我擔當不起挑起吳家的重任,老爺子,您太抬愛我了,我很感激。”夏想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因為老爺子的目光很堅定,語氣也很堅定,他再鎮靜,也難免有點慌亂,“吳部長還年輕,他最少也能在台上第四代也開始嶄露頭角了。”

“我給你時間考慮。”吳老爺子根本不給夏想拒絕的機會,不過他還是嘆了一口氣,“你就不要再多說了,我的決定不受才洋的歡迎也就罷了,連才江和才河也是反對的態度,就讓我很生氣,都欺負我老了,說話不算話了。我還沒死,說話還有份量。這事我不管你是不是答應,我就當你同意了,只有你的關過了,我才好做通才洋、才江的工作……”

夏想很是為難。

他可以先來一個緩兵之計答應老爺子,畢竟一個老人的心願維持不了多少年,現在吳才洋春秋正盛,等老爺子百年之後,他抽身而退即可。但現在的形勢是,他只要答應了老爺子,就有可能在吳才洋和吳才江的心目之中留下壞印象,甚至還會被懷疑他是有意圖謀不軌。

但不答應,又不忍讓一個老人的願望破滅。

“我……”夏想還是來了一手緩兵之計,“現在答應您為時尚早,等什麼時候我邁進了副部級的門檻,再答應您也不遲。以我現在的級別,也不可能服眾。”

吳老爺子是何許人也,含蓄地笑了︰“我知道你愛惜名聲,擔心才洋和才江對你有看法,好了,不說了,我就當你是答應了,才洋和才江的工作,由我來做。你以後只管事事從吳家的利益出發就行了,從現在起就當自己是吳家的一員。”

當自己是吳家的一員,就意味著政治立場完全向家族勢力靠攏,事事要站在家族勢力的立場上考慮,也意味著要和平民勢力一系完全劃清界限,同時,更是和總理站在了對立面上。

總理能不能理解他的所作所為,夏想不抱任何奢望,但如果連老古也不理解他的話,他將如何面對老古的置疑和翻臉?

必須承認,四家之中,吳老爺子手腕最高,眼光最長遠,也最有魄力,吳家能一直穩居四大家族之首,確實和老爺子的個人魅力密切相關。

以夏想的眼光來看,吳才河沒有政治天賦,自不用說,吳才洋雖有手腕和心機,但直爽有余,圓潤不足,似乎不具備登頂的素養,以他的判斷,吳才洋比起陳風還稍微欠缺一點什麼,更遑論宋朝度了。而吳才江則是圓潤有余,手腕不足,而且似乎對政治也不是十分熱心,對走向更高的位置,更是比較淡然。

估計吳才江最後也就是做到省委書記,然後再體面一點,以副國級待遇退下。而吳才洋有可能會問鼎中央政治局常委之一,但也可能會沖擊失敗。吳家二代之中,只有吳才洋是唯一一個有望沖擊幾巨頭的人選,他如果失敗,將是吳家不可承受之痛。

細心一想的話,老爺子未雨綢繆,何嘗不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吳才洋無法成功當選中央政治局常委,只能指望三代之中有人挑起重擔,哪怕只是一個承上啟下的作用,也好支撐著吳家不倒,順利延續到第四代。

夏想越想越佩服老爺子的遠見卓識,看似是大手筆,實際上還是一筆有賺無賠的買賣,因為吳老爺子看透了他,知道他一不會貪圖吳家的勢力,二不會謀取吳家的財富,三是因為他和連若菡之間確實感情深厚,又有連夏是愛情的結晶,也是吳家目前唯一的第四代,就算真的將吳家家業交到他的手中,也飛不了。

夏想不得不嘆服,就他接觸的高層之中,總理他了解不多,不敢妄下結論,但邱、付、梅三家的老爺子,或手腕不如,或眼光不如,或魄力不如,總之,三人與吳老爺子相比,確實各有不足之處,他們敗在吳老爺子手中,並不冤枉。

吳老爺子雖然沒有成為國內第一人,但他的智謀和手段,以及敏銳的眼光,在夏想的心目之中,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離開吳家的時候,吳才洋和吳才江都出來送行,當然不僅僅是為了送夏想,夏想還沒有那麼大的面子,是為了送梅升平。

吳才洋和吳才江顯然知道夏想被老爺子叫進書房,在談些什麼,吳才洋表情淡淡,看不出是什麼情緒,吳才江神色間,微微有些不快。夏想也不好解釋什麼,只是和吳才江握手的時候,稍微用了些力,很堅定地說了一句︰“三叔,看行動。”

一句“三叔”叫得很真切,吳才江微微動容,就連吳才洋也變了臉色。

梅升平本來和夏想不同路,卻偏要和夏想同行,又非要拉著夏想去喝茶,夏想知道他心中的疑問,就直截了當地告訴他︰“梅書記,其實吳老爺子找我沒說什麼,您不用好奇了,是一點個人私事。”

想搪塞梅升平沒那麼容易,他就耍賴地一笑︰“我現在不是什麼梅書記,我是梅升平,是你的長輩,我喝醉了,你得允許我發發酒瘋……”

夏想無語,誰會相信堂堂的省委副書記會是這副無賴尊容?但梅升平就是梅升平,從來不會矯情也不會故作姿態,他想如何便如何,就纏得夏想實在沒有了辦法,只好說道︰“吳老爺子找我就是想讓我堅定地和家族勢力站在一起……”

梅升平相信夏想說的是實話,但還認為夏想打了埋伏︰“肯定還有,不告訴我是吧?不告訴我,我明天讓曉琳帶來梅亭去見曹殊黧,看你怎麼收場。”

夏想只好投降︰“好,您厲害,我服了。吳老爺子還想讓吳家第四代……人丁興旺。”

“哈哈哈哈”梅升平忽然開懷大笑,“怪不得老爺子要親自出面,吳才洋臉皮薄,可沒臉說。”

梅升平笑完之後,擺了擺手,滿意而去,他自為以得計,其實還是被夏想一張一馳耍了一道。因為夏想把握住了他的心理,一松一緊,利用一個無關緊要的人丁興旺的真消息,騙過了他的好奇心,從而隱瞞了更深的真相。

接下來,夏想和家人在京城四處游覽了一番,讓夏東玩得不亦樂乎,也讓曹殊黧芳心大慰。

國慶假期過了一多半,夏想在京城又和幾名朋友見了面,在楊威的引薦下,又認識了一些京城界的工商界人士,隨後他就和曹殊黧母子回到了燕市,因為曹永國也回來了,夏想說什麼也要和曹永國見上一面。

當然,很有必要和宋朝度也要面談。

總之京城之行還算符合預期,唯一讓他郁悶的是,打電話給老古沒有打通。不是沒人接電話,就是打不通。怪事,老古是一個就算對你不滿也會當面說清的直脾氣,他不可能躲著不見,那又是怎麼了?

老古的事情暫且放到一邊,一回到燕市,小古的問題又擺到了眼前,居然有人不死心,通過某種渠道向燕省省委施壓,希望將古向國的問題淡化處理,要求盡可能地降低負面影響,而且還提出一個非常不合理的要求……


第 0090 集 第 07 章

������������������������������������������������������ 第 0090 集

������������������������������������������������������ 目錄


© 2019 臺灣酷果 m.kugo.tw
Powered by. Jhengkaiwun
Mail: jhengkaiwun(at)gmail.com
Ver: 2022-08-21-v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