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故事:


故事篇章:
書名:������������������������������������������������������������������������������������������������������������
書號:1525947

������������������������������������������������������������������������������������������������������������ 目錄

������������������������������������������������������������������������������������������������������������ 第 0033 集

目前觀看:第 05 章

  卷五 七使徒傳說 章十九 愛與寬容 三
  
  只有一次,梅迪爾麗從正面突擊了敵人的主場。
  
  她的思緒已經回到了那一個夜晚。
  
  從她踏上暮光古堡的一刻起,每一步落下,都在震盪著暮光決斷經營了數十年的主場。曾經的黑暗三巨頭,都有著和她有相近的實力,因此在對方的主場作戰,梅迪爾麗根本沒有一分獲勝的把握。
  
  但她有把握拖著暮光決斷一起下地獄。
  
  沒人知道她那時想的是什麼,她自己也不知道。記憶中,那一刻的心情,是空白。沉重的重甲掩蓋的不僅是她足以點亮灰暗世界的容顏,還有內心深處的世界。
  
  突襲暮光古堡的決定,表面上源於『暮光決斷』定下了一系列針對蘇的絕殺計劃,她一定要阻止他。作為黑暗三巨頭平生的大敵,梅迪爾麗清楚他們每一個人的秉性,比如說,只有死了的暮光決斷才會改變主意。
  
  然而,這真的是惟一的選擇嗎?至少沒到立刻決一死戰的地步。在周圍人的眼中,那時的梅迪爾麗,其實要遠比黑暗三巨頭更加恐怖,也更加狠辣。只要她想,很有可能將彼格勒逼離自己的主場。可是她卻極為輕率地決定正面突擊暮光古堡,儘管她知道,這個決定意味著一去而無返。
  
  佩佩羅斯抱著彼格勒痛哭的一幕,又在梅迪爾麗眼前浮現。
  
  她暗自嘆了口氣,佩佩羅斯也算跟隨著她出生入死多年,當她背叛時內心的痛苦與掙扎,梅迪爾麗其實都已看在眼裡。佩佩羅斯根本不知道,梅迪爾麗早已知道了她的陰謀,後來的一切都只是順水推舟而已。
  
  讓梅迪爾麗真正走上不歸路的,是隱藏於表面之下的一片灰色,一片至今她都不願觸及的灰色。
  
  諷刺的是,當梅迪爾麗以無以倫比的強橫霸道攻破了彼格勒的主場,刺出旨在同歸於盡的最後一劍時,一代梟雄的彼格勒竟然恐懼了!對死亡的恐懼讓他稍有遲疑,就是這點遲疑讓他的最後的反擊威力稍有不足,沒能當場殺掉梅迪爾麗,而是讓她得以離開暮光古堡,陷入最深的沉眠。
  
  如果,僅僅是如果,光暗天秤的手下成功地啟出裝載著梅迪爾麗身體的血棺,他們得到只會是一棺血水。梅迪爾麗的身體將在開棺的一刻徹底溶化。而在沉眠之前,她並未通知深紅城堡,她只想要就此沉睡下去,直到世界的盡頭。
  
  沉睡的世界是黑色的,黑色可以掩蓋住灰色。
  
  她並未等到世界的盡頭。當重新醒來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蘇,那一刻,梅迪爾麗終於相信,這個世界還有奇蹟。
  
  完成第三次蛻變後,梅迪爾麗仿若又回到了八年前,不管發生了什麼,已經死過一次的她只願這樣靜靜地跟在蘇的身後。大多時候,她的心中仍是一片空白。她不願想太多,也不願回憶過去。但是她抓緊一切時間和機會,她的能力仍在飛速成長。梅迪爾麗知道,蘇終會需要她的力量。當她完全成長之後,寧靜的生活就將成為過去。而那時的她,將重新拾起回憶,包括面對那抹刻意被遺忘的灰色。
  
  只是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卻被希爾瓦娜斯一句無心的問題挑起了那片灰色。
  
  梅迪爾麗的視線不知落在了何處,但是希爾瓦娜斯的異常表現當然瞞不過她。幾乎用盡控制力,她才將自己從回憶中拔出來,擠出了一個微笑,說:「馬上就會結束了。」
  
  梅迪爾麗幾乎可以想像,自己的微笑有多勉強。
  
  因為角度的關係,希爾瓦娜斯沒有看到梅迪爾麗的微笑,可是她無心的一句『馬上就會結束了』卻讓他感受到了一絲不同的味道。
  
  灰色的味道。
  
  完全不符合邏輯的答案讓少年的思緒陷入混亂。他不知道什麼『馬上就會結束了』,但是直覺隱約感覺到這句話的後面似乎另有含義,並不僅僅是指這個基地內的戰爭很快就會結束。細細想著,純淨而感性的希爾瓦娜斯似乎看到了這句話後面隱藏著的東西。
  
  那還是濃濃的灰色。
  
  「馬上就會結束了。」蘇結束了無目的的逡巡,冰冷地想著。
  
  他的碧色目光已穿透無數厚重的混凝土牆壁,鎖定了目標區域。現在圍繞在那個女人身邊的黑霧只剩下幾十米的範圍,甚至她隱藏著的大廳也露出了一角。大廳中的黑霧也已十分稀薄,再也隱藏不住她的氣息。她小心掩藏著的秘密,開始一點點暴露在蘇的目光下。
  
  在深暗的大廳中,女人已站了起來。她身材高大而勻稱,超過兩米的身體曲線優美。黑霧繚繞著她的身體,看不清她的容貌,只有一雙燃燒著淡紫色火焰的眼睛顯得異常醒目。她伸出手,隔著培養槽的鋼化玻璃,虛撫著沉睡男人的臉,柔聲說:「再見了,我的愛人。」
  
  她的聲音還在大廳中迴蕩,地面就開始微微震動起來,遠處更是不斷傳來隱隱的轟鳴!
  
  上一刻,蘇還是安靜站著的,只是眼神變得更加冰冷。一道無形震波突然以他為中心,向四周擴散出去,波及到的地方,堅固的金屬構件都在變形扭曲,軟得像烤過的黃油。
  
  下一刻,激烈的轟鳴才猛然爆發!
  
  金屬櫃子發出難聽的呻吟,混凝土牆壁開始出現大量龜裂,然後成片坍塌。承重柱則直接從中間斷成了兩截,裡面埋著的高強鋼材扭曲拉長,如同被神話中的大力神給生生撕成了兩截!
  
  蘇的身影已然消失,他面對的地方則平空多出了一個幽深的洞窟。幾秒鐘後,如雷鳴般的轟響才從洞窟中傳出,緊接著烈風挾帶著無數碎石從洞中激射而出!
  
  蘇整個人都在燃燒!
  
  細胞級的控制讓他在瞬間引燃了所有儲存的能量,一個接一個極速突進被施放,迸發的能量狂潮在蘇面前形成錐形風暴,粉碎了一切擋在面前的事物!如果在蘇和那個女人之間劃一條線,就可看到蘇正是沿著這條線筆直前進,而不管面前擋著的是什麼!
  
  混凝土隔離牆、岩層、承重柱,一一在蘇身後粉碎!
  
  大廳的天花板突然無聲坍塌,蘇如魔神般現身!他剛剛出現,身形就又是一個閃爍,再變清晰時已在女人面前,伸手握住了她的咽喉,將她提了起來!
  
  這一次的極速突進,距離還不到十米!
  
  直到此時,蘇瞬間突破音障造成的巨大轟鳴才在大廳中響起,強烈的震波更向四面八方擴散,塗滿了色塊的牆壁和地板紛紛爆裂,碎片四下紛飛!連巨大的培養槽也離地飛起!放置在大廳角落裡的兩個備用培養槽直接爆炸,培養液向四面八方激射,可是衝向蘇這個方向的培養液迎頭撞上了第二波能量亂流,瞬間汽化消失。
  
  女人根本沒有想到蘇會用這種簡單粗暴到了極致的直線攻擊戰術,要知道這裡是在地下,而且他們並不是在同一層!她剛剛感應到蘇動了殺機,蘇已出現在她面前!
  
  戰鬥剛剛開始,就已結束。
  
  培養槽飛上半空,眼看著要撞上天花板時,突然凝住!六根長長的觸鬚從女人的肩部後頸處伸出,團團捲住了培養槽,讓它免於在天花板上撞毀。手指粗細的觸鬚上更是散發出微弱的防禦力場,擋住了足以將鋼化玻璃粉碎的音障震波。然而震波後更是大量四處激射的能量亂流,很快突破了防禦力場,激射在觸鬚上。能量亂流極為鋒利,瞬間在觸鬚上割出無數細小傷口,淡紫色的血四下飛濺!
  
  女人發出一聲極度痛苦的低吼,美麗的面容已然扭曲!從手上傳來的感覺,蘇知道女人全身的肌肉都在這一刻痙攣,由此可知她承受的痛苦。六根肉質觸鬚並不是攻擊武器,而是感知和控制黑霧的器官。觸鬚受到傷害,痛苦會數倍甚至數十倍的擴大。蘇知道這個滋味,當初他還不能控制身體感覺時,被科提斯上尉擊打時就體驗過超出忍耐極限的痛苦。
  
  女人顫抖著,這已和意志無關,而是身體的本能反應。她是戰鬥生物,更確切地說,是專職戰鬥兵器。這是連她都忍受不住的痛苦,可是培養槽卻始終凝停在空中,沒有一根觸鬚抽離,甚至環繞得更緊了些,用身體擋住了道道切向培養槽的能量激流。
  
  女人的身體比蘇還要高大,卻被蘇單手舉在半空,毫無反抗能力。蘇仔細地看著她美麗而充滿痛苦的臉,然後視線望向培養槽中的男人。男人依舊在沉睡著,經歷了劇烈震盪依然沒有醒來的跡象,連胸膛的自然起伏都變得非常微弱。
  
  蘇的右手五指都彈出長長的刀鋒,擱在女人的脖頸上,更致命是十幾根細而長的肉刺,已深深刺入她的身體,只要她稍有反抗,立刻就會注入最原始的入侵者。這是只知道殺戮與破壞的微型魔鬼,直到將她全部吞噬轉化成自體細胞之前,都不會停止吞噬和分裂的過程。而在她反抗的瞬間,身體內每個細胞還在燃燒著的蘇會在瞬間貼上她的身體,用能量最狂烈的爆發粉碎她的身體、骨骼和所有器官。
  
  然而看來這些都是多餘的。她已非常虛弱,甚至在蘇捕獲她的時候連像樣的反擊都做不出來,而殘餘的能量又大半消耗在保護培養槽上。想用六根細細的感知觸鬚防護高達五米的巨型培養槽,即使換了是蘇,也會感覺到的困難。現在的女人虛弱之極,若不是身體強悍之極的生命力,她早該死去。而且現在的她就算還有餘力,也不會反抗。
  
  女人轉而望向蘇,美麗的眼睛中全是哀傷和懇求,她已有些說不出話了。不過蘇懂了她的意思,指指培養槽中的男人,問:「你要我放過他?」
  
  女人艱難地點了點頭,這個微小的動作讓她的肌膚被蘇的指鋒切開了幾道傷口。培養槽落下,通的一聲重新落回本來的位置,她再也舉不動如此沉重的培養槽了。
  
  蘇沒有回答,而是催動感知,如流水般襲上女人的身體,再深入進去。女人全身一顫,本能地調集能量想要抗拒蘇的感知,然而她嘆了口氣,強制自己的身體徹底放鬆,將身心所有的秘密全部開放在蘇面前。
  
  如果從外表看,她是個完整美麗的人類女性,赤裸的身體性感且充滿了活力,修長有力的雙腿引人遐想。所有人類女性的性特徵她都保留了下來,但是在她身體內部,結構和組織已和人類截然不同。不光是對應人類女性的外型進行了最大限度的優化,而且內臟器官更是完全不同。只從結構看,她和蘇倒是很多相似之處。
  
  這也是蘇從始至終不曾放開扼住她脖頸的右手的原因。在蘇的眼中,這個女人是極度危險的戰鬥生物,是和自己具備相同特性的超級生命,也是需要全力對付的大敵,危險程度甚至還要潘多拉。在蘇的排序中僅僅比使徒低些而已。
  
  蘇的左手撫上了她的胸膛,通過接觸再度強化了感知能力,開始探索她身體深處的秘密。未曾想,一個熟悉的器官從她身體深處浮出,並且主動在蘇面前打開。
  
  蘇的心跳立刻快了一拍!
  
  核心!
  
  儘管已有所預期,但是真的感知到核心時,蘇還是有些難以抑制。
  
  蘇凝視著女人,緩緩地說:「你是『將軍』。」
  
  「不止是『將軍』,我還是『鑰匙』。」女人回答。
  
  將軍和鑰匙,兩個詞都是用貝薩因都語說的。
  
  女人身體中的核心徐徐張開,在蘇的感知中,出現了數百個基因片段。稍稍感知,蘇就知道這些基因片段正是用來補全油沼獸、工兵乃至龍人缺損基因的關鍵片段。更重要的是,女人身上的基因同樣缺失了上百處關鍵片段,它們同樣存在於核心深處!而且隨著越來越多的基因片段湧出,呈現在蘇眼前的生化兵器種類越來越多,許多是蘇從所未見的。威力比龍人更為強大的生物兵器也不在少數。
  
  這就是女人所說的『鑰匙』,得到了『鑰匙』,就相當於擁有了一個完備的生物武庫。只要有合適的設備和充足的能源,蘇完全可以建立起一隻屬於自己的生化大軍!
  
  「放過他,這些都是你的。」女人不是在談判,而是在懇求。


第 0033 集 第 06 章

������������������������������������������������������������������������������������������������������������ 第 0033 集

������������������������������������������������������������������������������������������������������������ 目錄


© 2019 臺灣酷果 m.kugo.tw
Powered by. Jhengkaiwun
Mail: jhengkaiwun(at)gmail.com
Ver: 2020-05-27-v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