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故事:


故事篇章:
書名:������������������������������������������������������������������������������������������������������������
書號:1525947

������������������������������������������������������������������������������������������������������������ 目錄

������������������������������������������������������������������������������������������������������������ 第 0033 集

目前觀看:第 02 章

  卷五 七使徒傳說 · 章十八 歷史 下
  





  隨著時間的推移,無形的戰鬥範圍越來越大,已在整個基地內爆發。黑霧不住翻滾著,如同兩群結伴廝殺的猛獸。在黑暗的角落中,淒厲的嘶叫接連響起,工兵們已徹底陷入混亂,它們四處逃竄,躲避的不是別的,而是時時刻刻繚繞在身邊的黑霧。

  本該是它們最可依賴的黑霧,現在卻完全變了一副面目。沸騰的黑霧越來越熱,而且如同強酸,只要沾上了就會產生強烈的灼痛感,時間稍長的話,就連工兵體表厚厚的角質皮層都會潰爛。角質皮膚一破開,露出的柔嫩組織接觸到黑霧,就會像被潑上了強酸,在嗤嗤聲迅速潰爛焦黑!

  在基地外圍,外牆早已被挖開,一個個洞穴就是工兵們的棲息地。每個洞穴可以裝下十幾隻工兵。洞外的基地中已全是沸騰黑霧,大量的工兵逃回洞穴,那些沒來得及逃的,則在黑霧中掙紮著、嚎叫著,用它們長長的爪子和鏟子一樣的雙腿瘋狂攻擊著接觸到一切。它們的眼睛早已被黑霧燒瞎了。

  沸騰黑霧的範圍越來越大了,開始向洞穴內部侵蝕。工兵們擁擠在洞底,已無路可逃。可是洞穴並不深,在一雙雙絕望的眼睛中,黑霧如猙獰的巨人,悍然撲來!

  慘嘶聲如歌劇的合聲,瞬間攀上了高潮。

  而蘇身邊已是一片安靜,黑霧緩緩流動著,不斷摩擦著蘇的身體,再向四周擴散出去。在周圍一帶,已看不到沸騰的黑霧,那是兩種意志正在爭奪控制權的標誌。沸騰區域正在一點點向遠處擴散,至少在目前,蘇還是取得了優勢。只是隨著控制範圍的擴大,需要消耗的體力和精神力也隨之增加。

  現在,黑霧所到之處就是他感知的範圍。

  蘇默默地感知了一下周圍的情況,又伸出手,看著繚繞在指尖上的黑霧,若有所思:「這就是主場嗎?這種感覺……很不錯。」

  他只停了一下,就繼續向前走去。

  在離開切諾拉博士辦公室之後,蘇又依次檢查過了第二和第一超級實驗體培養室。三個培養室幾乎是一模一樣的佈局,不過蘇在裡面沒有找到太多有用的信息。兩個培養室中依然顯得十分凌亂,看來當年去54號通道集合的命令下達時,並沒有給研究員們留下多少時間。真正機密的資料應該都儲存在中央主機內,而這兩個培養室的主管顯然沒有切諾拉那樣喜歡記東西的習慣。

  在發生培養體逃離事件的第一培養室,蘇搜索得格外仔細,可是一無所獲。所有的培養槽沒有一點故障和破損的痕跡,而且和培養大廳不同,這裡的培養槽都經過了清洗。由於時間過去得太久,已完全無法分辨培養液的原本成份,更不可能知道培養著的所謂超級試驗體是什麼。

  在看過三間一模一樣的培養室後,蘇心中不舒服的感覺已經少了很多。而且切諾拉的記錄表明,超級試驗體並不是人工培養出來的,而是取自某種生物的細胞,很有可能就是被羅切博士帶走的『惟一』。

  不管怎麼說,或許,他並不是孤單的,他還有同類。哪怕他真的是在這裡長大的,其實也沒什麼。

  蘇忽然感覺到心鬆了不少,雖然在他的直覺中,和同類的見面未必很愉快。至於基地深處的那個女人,其實和蘇還有些細微卻關鍵的區別,她和他很相似,卻並不是同類的生物。

  出了第一培養室,蘇繼續沿著幽深的通道走著,不知道在通道的盡頭,還有什麼在等待著他。

  在地下基地的另一端,還有著一個神秘的大廳,裡面的黑霧濃得有如實質,即使在蘇的感知中,這裡也是一片黑暗,完全看不到什麼。

  大廳中的儀器器材早已被搬空,雪白的四壁被塗滿了壁畫。說是畫,其實只是無數雜亂色塊拼湊在一起,即使對現代抽象藝術造詣最深的大家也沒法辨認出牆上畫的是什麼。

  然而,這些畫是有力量的。

  感知敏銳的能力者會看到在色塊間能量正在有序流動著,哪怕是普通人,看久了也會覺得頭暈眼花,而且在過程中,由於組織器官的不當反應不,還會受到沉重的內傷,不久後就會死去。

  在大廳地面上,繪著同樣風格的色塊。色塊中能量流動,最終匯聚到中央的一座培養槽內。培養槽明顯經過改造,被附加了大量不屬於人類風格的儀器設備,儀器表面許多暗紅色塊在不斷閃動著。從外表看不到任何導線,也找不到接通能源的地方。而感知域能力者能夠發現,由大廳四壁地板上彙集的能量,都是直接投射在幾塊接收器一樣的平板上,從而被吸收。

  無線能量傳輸技術!

  看到這一幕,想必任何一個科學家都會驚叫出來。如果能夠破解這些儀器,那將是人類文明力量的再一次巨大飛躍,其意義和影響深遠,還要超過核能的發現利用,僅次於能力的被發現!

  培養槽中裝滿了淺綠色的營養液。營養液在緩慢流動著,不時有串串細小的氣泡從培養槽底冒出。這具高五米的設備是舊時代人類最先進的生物培養系統,培養液配方可以自行設定,而且完全實現自體循環,如果僅僅是維持生物生存,那麼只要保持能源供應,可以無維護地運行30年。而現在,在附加了大量極端先進的儀器設備後,這台培養槽的功能已經不知道增強了多少。

  培養槽的營養液中,漂浮著一個赤裸著身體的男人。雖然他在沉睡著,但是微微起伏的胸膛顯示身體中還有生命。他看上去三十餘歲年紀,身材高大,面容剛毅,周身肌肉線條分明,極具男性陽剛魅力。但是他漂浮在營養液中,除了最基本的生命徵兆,全無其它反應。

  培養槽前,跪著一個年輕女人,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正在低聲祈禱著。片刻後,她才抬起頭,仰望著培養槽中的男人,臉上寫滿了深深的眷戀和無盡的絕望。

  「賈森,我的愛人,你還是不肯醒來嗎?其實,這麼多年過去了,你要是肯醒來的話肯定早已醒來了。當時的我並不理解你的胸懷,不明白為什麼你寧可毀滅,也要維護你那些同類,它們的意識中可是只想自己逃命的,甚至準備好了把你推到我面前。我現在也不明白,但卻學會了尊重你的選擇。唉……」

  「直到今天,我也無法理解人類,無法理解你們的複雜。在我的本能深處,同類的定義就是繁殖對象、競爭夥伴、敵人及食物。很簡單吧?而我,本來也應該這麼簡單的,不會想到這麼多,更不應該擁有感情。我知道,用你們的語言來說,這種感覺叫做愛。真的很不可思議!或許,是在他離去後,太多太多年我自己呆在這裡,所以才會慢慢變複雜的吧?原來,我也會寂寞。」

  「寂寞這個詞,也是從你們的語言中學會的。」

  「我的愛人,你已經陪了我許多年,可是我很沒用,我用上了所有的辦法,卻只能復原你的身體,而無法讓你醒來。我很想告訴你,你那些還活著的同伴,我已經放回去了,而且還允許他們帶走一些資料和東西。原諒我,我不能夠給他們更多,他們很危險。也許你不知道,但是我能夠感知得到他們的想法,他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謊言,在得到更大的力量後,他們首先要對付的不是我,而是自己的同類。他們想成為族類的王,然後再回來摧毀我,奪走沒能拿到的一切。所以,親愛的愛人,你能明白我為什麼那麼不信任人類了嗎?你的同伴們,他們並不知道在多年之前『他』已經離開了這裡。即使他們成為人類的王,也難以避免毀滅的命運,因為他們太過狂妄自大,並不瞭解『他』的真正力量。我也無法阻止『他』,在他沒有離開的日子,我只知道服從。只有『他』的同類才能阻止他,阻止可能的毀滅。」

  「今天我的話很多,我知道你很討厭囉嗦的人。可是我沒辦法,這或許是我最後一次和你說話了。敵人已經來了,許多年前當我真正擁有自己意志的時候,就知道它終會到來。現在,我終於等到了這一天。我不知道會是勝利還是失敗,預言不屬於我的功能,我只知道它很可怕。畏懼讓我從來不敢離開這裡,只因怕它發覺我的存在。但是它還是找來了。我也不知道它是怎樣的敵人,它與我和離去的『他』很相似,卻又不同,可是我說不出哪裡不同。你看,他正在爭奪我的主場,我爭不過它……」

  沉默了一會,她才繼續訴說著:「可是我不會讓它接近這裡,不會讓它接近你。除非,它踩過我的身體!」

  滴嗒!

  幾滴液體掉落在她身體前方,在地面上激射出幾朵小小的水花,旋即被奔騰的能量灼成蒸汽。黑霧太濃,它們落得也太快,無從看清究竟是血還是淚。

  大廳中的黑霧更加濃郁,又過了一會,從黑暗中傳來她的幽幽嘆息:「我們從來不曾相識過,但是我卻知道我愛你……」

  同一時刻,蘇走到了通道的盡頭,再下一層,站在一座高達六米的巨大自動門前。門前沒有警衛,沒有權限提示標誌,也沒有多麼複雜的門禁安全措施。但是,已經不需要任何標識來提醒人們這裡有多重要。自動門兩側牆壁底座中,嵌著六具全副武裝的機器人,十幾隻整合了武器系統的攝像頭監控著每一個角落,根本沒有死角可言。大門並不厚,也不重,但是所用合金是只會用在空間站上的頂級材料,高溫、腐蝕和衝擊無所不防。僅僅是一道門,造價就應達到10億元,是舊時代三架最頂級戰鬥機的價格。

  自動門的四框稍稍突出一些,看上去沒什麼出奇之處。不過蘇卻感知到內部大量的電子傳感元件,結合儲存在腦內的龐大資料庫,很快蘇就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全息掃瞄儀。在舊時代,這是開發出來檢驗最頂級武器材料瑕疵的設備,放在這裡只有一個用途:確定來人的身份。

  所有一切,都在無言地訴說著這裡的價值。

  自動門邊上,還有一個不起眼的用自來水筆寫就的簽名,一個即使在現在都價值連城的簽名:S.羅切斯特。

  自動門現在已經阻擋不了蘇,沒有能量的保護,任何物質都不再是堅不可摧的。十分鐘後,自動門上就出現了一個可供人出入的空洞,而蘇已站在門內。

  第一眼,蘇就斷定,這裡就是羅切斯特博士的辦公室和私人實驗室。

  羅切斯特的辦公室,不,應該稱之為辦公區域,非常非常的大。五百平方米的區域中,只有一張桌子,一把椅子和一塊寫滿字的白板。哦,還有幾棵人工栽培的大樹,雖然現在只剩下光禿禿的枝幹,但可以想像從前的亭蓋如蔭。坐在那張寫字檯後,就像是在幽靜空曠的林間辦公。

  可以看出羅切斯特博士也是『空間就是美』哲學的堅定支持者,而且他根本沒有為來訪者準備椅子,要麼是這裡根本不會有訪客,要麼就是他覺得沒有人有資格在他面前坐下。或許後者的可能性還要大些。

  辦公區域當然不止這五百平方米,後面還有近千平方米的圖書館,其中近半為各種千奇百怪的標本所佔據。相對一側,則是博士的私人實驗室,數以千計的各種儀器佔滿了兩千平方米的空間。可是從設施擺放來看,顯然只是為了羅切斯特博士一個人所準備的,根本沒有使用助手的跡象。看來,博士在這裡所進行的實驗,已經機密到了不能使用任何助手的地步。

  蘇的感知越過辦公和實驗區,在牆壁後探查到了獨立的計算中樞,看規模至少是大型機,實質性能可能不止。再跨過計算中樞,蘇的感知忽然遇到了一點阻礙。那是層厚達一米的鋼化玻璃,至少夾著十幾層強化膠質,可以輕易抵禦重炮的直接轟擊。不知玻璃使用了什麼材質,竟然具備對精神感知的阻斷功能。不過阻斷的效果很初級,以蘇高達九階的感知力,在加強能量之後,終於成功地破開了鋼化玻璃的阻隔,透入內部。鋼化玻璃後面,是一個上千立方米的巨大空間,蘇的感知很快又遇到了阻隔,原來在玻璃牆後還有一層玻璃。兩層玻璃牆之間,則是劇毒的神經毒氣。讓蘇有些驚訝的是,毒氣的配方非常獨特,對地球大多數生物無效,卻對他會有些影響。當然,僅僅是有些影響而已,意味著蘇如果中了毒,付出少許組織死亡的代價就可以重新產生免疫力。但是,毒氣並不僅僅是有效這麼簡單,它代表了一種全新的方向,這是基因毒素!

  在沒有釋放全部身體進化潛能之前,原始的基因毒素也會對蘇造成傷害。現在蘇已經不懼怕基因毒素,但僅僅是因為毒氣還非常原始。

  蘇的感知繼續深入,很快查清這是一個20x20x20的正立方型空間,由三層鋼化玻璃和兩種不同的神經毒素所封鎖,空間中央是一個透明培養槽,從殘留痕跡看,培養槽中曾經放置的不是培養液,而是低溫液氮。通向培養槽的通道設置了重重機關,可以在意外發生時第一時間鎖死。哪怕是現在的蘇,如果被浸泡在培養槽裡的液氮中,恐怕也很難逃脫。

  這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囚籠,至少在舊時代應該如此。

  蘇升起分明的感悟,這就是『惟一』的囚籠。或者換句話說,是『惟一』沉眠的地方。

  羅切斯特和『惟一』早已離去,但許多昂貴的儀器卻仍留在這裡,沒有搬走,甚至寫字板上的字跡也沒有擦去。一本厚厚的書放在寫字檯上,還是打開的。

  所有跡象表明羅切斯特博士也走得非常匆忙,甚至來不及收拾東西。

  在囚籠後方,是一條緊急通道,通向兩台專用的升降梯。升降梯直通地面,而在出口旁邊,就是可以容納兩架大型運輸直升機的地下機庫。看來,羅切斯特博士就是帶著『惟一』,從這裡離開了基地。

  一切都像切諾拉博士猜測的那樣。

  升降梯通道早已被崩壞的泥土所填沒,不能再通行。其它方向也沒有其它通道,所以蘇收回了感知,來到羅切斯特博士的辦公桌後,坐在了博士坐過的椅子上,雙手交叉放在腹前,安靜地坐了一會,才向辦公桌上仍然攤開的那本書望去。

  書的式樣很熟悉,內容也很熟悉,是舊時代版的《啟示錄》。翻開的那一頁上,用墨水筆重重地勾勒出了一句話:「使徒到來了,他召喚著毀滅,因此從天上降下了火與雷電。而災難不可避免。」

  這是典型的宗教式喻言,可是不知為什麼,在看到這句話時,蘇也在不可抑制地微微顫抖著。他不明白這是為什麼,或許是恐懼。

  恐懼來自於未知,更來自於未知行將揭曉的時刻。

  至少蘇知道,使徒真實存在!

  他輕輕地撫摸著被博士勾勒出的這句話,幾乎每個詞都會灼痛肌膚。

  許久,蘇終於放下了啟示錄,將座椅轉了個方向,望向寫字板。寫字板上佈滿了潦草的字跡,由於時間久遠,很多字跡已不可分辨。而內容亂七八糟,相互間毫無聯繫,裡面有感想,有斷言,更夾雜著大量的公式與數字,甚至還有數量不菲的謾罵,其中大多指名道姓。想必博士一有靈感或是什麼想法,都會隨手寫在這塊板上。

  蘇靠在椅背上,從這個角度恰好可以將整塊寫字板納入視線。慢慢的,博士寫下的一些話逐漸清晰,一一刻印在蘇的記憶裡。

  「這肯定不只是三維的語言!問題是,三維之外是什麼?聲音,震波,磁場還是光?精神波動?」

  「什麼都有可能,就別告訴我是時間!」

  「我現在有足夠多的理由懷疑,我們的語言限制了我們的文明。」

  「某些跡象表明,『惟一』和核心之間有不可分割的聯繫,核心很可能是惟一衍生出來的產物。」

  「我想到了一個奇妙的公式,用它可以證明,核心可能獨立變成有智慧的生命。我需要再驗算一下,這用不了多久,一週足夠了。」

  「今天的會議上居然有人建議激活核心,看看能夠培養出什麼!該死的,是我想出了這個公式!我當然否決了這個愚蠢的提議!直覺告訴我千萬不要激活核心,最好讓它和惟一永遠凍著。也許這幫蠢貨能夠找出一萬個理由激活核心,但是他們說服不了我。我的直覺總是對的!」

  「蠢貨就是蠢貨,即使能夠給總統打電話,也改變不了他們愚蠢的本質。」

  「再過不久,就會發生戰爭。確切點說,是2月14號。我也不清楚怎麼會知道這個,反正我就是知道。」

  「時間,時間是魔鬼!我得在2月14號之前搞定惟一,不,至少搞定核心。該死的,要是能再多一個月就好了。為什麼蠢貨們都那麼閒,難道只是因為他們夠笨?」

  「夢是件很美妙的事,至少我在夢裡想明白了那種該死的語言的第五維!我他媽的真是個天才!」

  「為什麼我要聽一個蠢貨的指令,就因為他是總統?」

  「我屈服了。總統雖然是個笨蛋,但他掌握著我的經費!」

  「這個世界需要改變,不能總是讓蠢貨掌管經費。」

  「我有足夠多的辦法改變這個世界,只要有時間……該死的,我就是沒有時間!與其教訓那些蠢貨,不如去想想第六維是什麼。我已經接近了真相,或許只需要一個夢……」

  「這是什麼?上帝的禮物?不,這是魔鬼!我現在只能燻黑一張紙,但是我可以看得到,在不久的將來,這火焰將會燒盡整個世界!這也不錯,至少沒人用經費來要求我幹這幹那了。」

  「新能力所對應的基因片段已經定位完畢,這輕而易舉。我把它命名為火焰,可以預見,它將會為人類開啟一個全新時代。新時代的到來肯定會有代價,至少現在,我付出了整整10毫升的鮮血。」

  「我決定,三天後公佈『火焰』,全部資料都公佈!讓那些蠢貨頭痛去吧!他們能用經費給我製造麻煩,我也能給他們製造麻煩,而且是大麻煩!」

  「布蘭妮告訴我,新聞發佈會的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另一個羅切斯特會辦妥這一切。明天世界就會被震驚!當然,他除了會對付記者,其它的什麼都不會,我很懷疑每年五十萬元花得是否值得。但他畢竟為我節省了不少時間,我的每一分鐘都不止五十萬!不過,我好像忘了點什麼?」

  「再過三小時,火焰就將與人類見面了。可是我還是想不起來究竟忘了些什麼,也許該看看日程表,我今天都應該做些什麼。2月14日,讓我想想……該死的!今天是2月14日!!」


第 0033 集 第 03 章

������������������������������������������������������������������������������������������������������������ 第 0033 集

������������������������������������������������������������������������������������������������������������ 目錄


© 2019 臺灣酷果 m.kugo.tw
Powered by. Jhengkaiwun
Mail: jhengkaiwun(at)gmail.com
Ver: 2020-05-27-v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