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故事:


故事篇章:
書名:������������������������������������������������������������������������������������������������������������
書號:1525947

������������������������������������������������������������������������������������������������������������ 目錄

������������������������������������������������������������������������������������������������������������ 第 0033 集

目前觀看:第 01 章

主題推薦
培養室的正中央,矗立著一座直徑達十米,高三十米的巨型培養槽,足夠拿來培養鯨魚。還有六個正常大小的培養槽放在巨型培養槽周圍。在培養室另一側,則是巨大的機箱,看體積應該是中型機,以作為單獨的資料分析處理。圍繞著中型機,是足夠十個人同時工作的終端信息處理平台,培養室另一側,則是半封閉的生化實驗區域,可供十幾人使用。

這個級試驗體培養室,放到外面的世界,已經足夠組建一個大規模的生化實驗室了。

站在門口時,蘇的感知已經遍及培養室的每個角落。他知道,如果將視線換一個角度,比如說在中央那座巨型培養槽中,那麼所看到的東西就和夢境中一模一樣。

蘇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感知力覆蓋了整個培養室,仔細搜索。

培養室中顯得有些凌亂,很多文件資料散落到資料櫃外,一些電源開關處於關斷狀態,另外一些則還開著。看來這裡的人離去得很匆忙,但不知道出現了什麼意外情況。但是空曠的培養室中還有一個人,確切點說是一具屍體。

蘇轉望去,看到角落中是一間單獨的房間,看樣子是培養室主管的辦公室,屍體就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這是間十分寬敞的辦公室,近百平方米的面積在寸土寸金的地下基地相當罕見,由此也凸現了辦公室主人的地位。辦公室處於二樓,外牆是單向玻璃,裡面的人可以俯視整個培養室。蘇順著扶梯拾級而上,來到辦公室門口。自動門上的銘牌刻著:「切諾拉博士,權限9級。」

失去動力的自動門哪怕需要9o級權限,在蘇面前也不是障礙。通過暴力開門後,蘇進入了辦公室。

在寬大奢華的辦公台後,坐著一具已快變成骷髏的乾屍。( )他伏在辦公台上,右手中還握著一把精巧華麗的小手槍。他的頭骨側面有一個彈孔,應是在這裡開槍自殺的。

辦公桌上的老式電腦已經生滿了鏽,肯定無法使用,所有存貯的數據都已損壞。不過這裡說不定還能找到些什麼。

蘇輕輕挪開切諾拉博士的屍體,在他身下現了一本日程紀事本。蘇小心翼翼地打開紀事本,慢慢地讀著。紀事本上密密麻麻地寫滿了日程,看來博士是個非常忙碌的人,最後一頁則是臨時寫的一段簡短紀要,但已被鮮血浸透,已經分辨不出原本寫的什麼。不過這難不倒蘇,他將這頁紙放在眼前,瞳孔中射出幽幽碧色光芒,照射在紙面上。在多重光線的透射下,由墨水寫就的字跡和血跡區分開來,紙上的內容開始顯現。

「今天是2月12日,不出所料,一號試驗體終於逃出了培養槽!那魯多克那個剛愎自用的傢伙,我早就告訴過他現有的安全裝置靠不住,要想激活試驗體的話必須再多加幾道保險,可是他就是不聽。一號試驗體是完全出了我們想像之外的生物,我們卻用舊有的常識去判斷它的能力界限,所以結局注定將是悲劇。不過,也許就是換了我,也不一定比那魯多克做得更好。畢竟直到現在還沒有人知道它究竟是怎麼逃出去的,所有的設備都完好無損,它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真是神奇的傢伙!可現在可不是感慨的時候,讓那這樣一個傢伙逃了出去,說不定就是災難的開始。」

「2月13日,整整2o個小時過去了,我們即沒有找到它的行蹤,也沒弄清楚它是怎麼逃跑的。事情似乎不太妙,魔鬼魚部隊已經接手了這裡的防務,把整個基地都封鎖起來。但是那些傢伙怎麼清楚它的可怕,封鎖有用嗎?除非直接把基地炸燬,讓一切都深埋地下,或許才有可能消滅它。( )不,以它那不可思議的活力,就算只剩下一小片肉,說不定也能重生。至少理論計算是這樣,可是我們還沒有進行過組織增殖的實驗。當時我們四人委員會一致同意將這個實驗推後,真的僅僅是為了條件還不成熟?全世界還有哪裡的設備比這裡更加先進?我知道自己是在害怕,我不敢激活它的細胞。就算它時時刻刻都處於零下2oo度的低溫中,我也還是會害怕。有時候看到它時,我甚至感覺到它正在以某種方式注視著我!我的上帝!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它不過是些被冰凍的細胞而已!不知道做決定的時候,其它三個人是否也在害怕著。

很有可能。」

「2月14日,災難已經降臨。已經找到了五具屍體,而失蹤的人還在增加。所有的屍體都和生前完全不同,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比如說安妮,那個漂亮且驕傲的女人,找到她時卻已變成了一個中年男人。雖然dna檢測結果告訴我們這就是安妮,可是沒人願意相信事實。如果我們不能相信眼睛,那還能相信什麼?」

「差點忘了,今天是情人節,這不,還沒過十二點呢。可是我親愛的羅安,我已經沒有辦法再送花給你了。在主的天國中,我會想念你的。忙碌了一整天,所有失蹤人員的屍體都找到了,他們毫無傷,卻都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沒人知道究竟生了什麼,不,或許羅切斯特博士知道什麼,可是他顯然不準備公開真相。現在這個區域已經完全封閉,二號和三號試驗體的毀滅程序也已啟動,而我們則被要求去54號通道集合,準備撤離基地。那魯多克是第一個趕去54號通道的,他大概已經想好如何在秘密法庭上應對法官了吧?不過這個自以為是的蠢貨根本就不瞭解羅切斯特,也沒弄明白交到我們手上的級試驗體究竟是什麼,他以為自己還會有機會上法庭嗎?

逃走的級試驗體,肯定藏在我們當中某一個人的身體中!而且它一定會找到離開這裡的方法,甚至我懷疑,它究竟需不需要逃離。所以,我就不去54號通道『集合』了,我可不想自己的後半生都在解剖台或者是培養槽中度過,而且保持意識清醒!我知道自己其實不是什麼重要人物,在這個基地中,真正的核心和靈魂只有一個,那就是羅切斯特,我們都是可有可無的。現在想必羅切斯特已經帶著『惟一』離開基地了吧?

擁有級天才的時代,就是普通人的悲劇時代,而當世界出現級生物時,則是災難的開始。」

記述到此為止。

蘇將記事薄放下,心中沉鬱而壓抑。沉封的歷史已經在他面前掀開了一角,而要把它全部揭開,則需要驚人的勇氣。

切諾拉的辦公室中還放著許多紙質的研究資料,蘇用了整整半個小時大致讀了一下。資料大多是常規數據和博士自己的一些心得感悟,並沒有涉及太多內容,也沒有與級實驗體相關的信息。看來最機密的資料應該都存貯在中央主機內,是不會寫在紙上的。不過其中有兩段敘述依舊引起了蘇的注意。

「我們現,某些級生物可以產生一種奇妙的介質,它像是一種霧,我們私下都稱它為黑霧,這個詞好記。已經現,黑霧可以增幅級生物自已的感知,同時屏蔽敵人的感知,並可以對周圍的磁場和力場產生強干擾。已經證明,能力者在大比例稀釋的黑霧中也用不出能力。需要進一步研究。」

另一段則是切諾拉寫下的一個疑問:「經過十一年零六個月的運算,前後更換過三代主機,運算結果顯示我們對貝薩因都語(暫定名)的破解工作已經完成了135%。所有可能的方向都已經被運算探索過。也就是說,我們對這種語言應該比自己的母語還要熟悉。但是,至今為止,我們卻讀不出任何一個詞,也不知道任何一句話的意思。可是我們『應該』知道。還有比這更諷刺的事情嗎?不過它真是一種奇妙的語言。不管怎麼說,為了紀念我們『破譯』成功,有人用建議這種語言給兩種試驗中的生化兵器命名。這不是什麼好主意,因為那本來就是它們的名字。」

蘇放下了研究資料,輕輕地嘆了口氣。舊時代的人類知道得比他原本想像的要多得多。

黑霧,正是那個女人創造出來,用以劃定主場範圍的最重要能力。如同龍人,在黑霧中綜合戰鬥力提升了至少一半。而普通能力者則可能揮不出三分之二的實力。想要控制黑霧,特別是大範圍的黑霧,顯然不是人類能力者可以辦到的。而黑霧對於能力的強力屏蔽效果,更是對付新時代人類的最有效手段。

而蘇一直在做的,就是和那個女人爭奪主場優勢。所以他雖然看上去有些無所事事地閒逛著,其實暗中的戰鬥一刻也不曾停息過。

黑霧不斷從通風系統擴散出來,即使沒有風,它也在流動著。只要看到這個,誰都會知道它不是普通的霧。而當黑霧流經蘇時,會帶上蘇呼出的空氣,繼續向遠方流去。和蘇呼出的空氣接觸久了,黑霧就漸漸的生變化,控制權悄然易手,成為了蘇的觸角和屏障。


第 0033 集 第 02 章

������������������������������������������������������������������������������������������������������������ 第 0033 集

������������������������������������������������������������������������������������������������������������ 目錄


© 2019 臺灣酷果 m.kugo.tw
Powered by. Jhengkaiwun
Mail: jhengkaiwun(at)gmail.com
Ver: 2020-05-27-v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