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故事:


故事篇章:
書名:������������������������������������������������������������������������������������������������������������
書號:1525947

������������������������������������������������������������������������������������������������������������ 目錄

������������������������������������������������������������������������������������������������������������ 第 0021 集

目前觀看:第 10 章

章十 清掃 上

這是一條崎嶇不平的路,堅硬的路面上積著厚厚一層浮土,偶爾一陣風吹過,就會捲走一層積土,但卻又帶來更多的塵土。路面是灼熱的,但風中卻有著刺骨的寒意。

路面上,一層層土被捲走,隨即又被新土鋪滿。在土層更替之間,偶爾會現出幾枚空彈殼,彈殼中填滿了土,看來已經很有些歷史。

在呼嘯的風中,陣陣咣啷聲音響起,一個空罐頭盒從路面上滾了過來,在坑窪不平的地方甚至還偶爾會跳躍彈起,最後撞到路邊滿是風沙侵蝕痕跡的土牆上,終於不動了。隨後,一雙軍靴重重落在路面上,激起了一團塵土。剛才就是這雙軍靴踢起了空罐頭盒。

風的呼嘯聲中忽然多了砰的一聲沉悶槍響,幾乎同時一顆黃燦燦的滾燙彈殼掉落在路面上,從那雙軍靴前滾過,還在冒著淡得幾乎看不見的輕淡煙氣。

然後,一個男人就從路邊土屋的門中跌跌撞撞地奪門而出,慌不擇路地跑著,有幾滴鮮血悄然灑落,把路面的浮土砸出點點血泥印。然而他並未能邁出幾步,笨重的身體驀然傾頹,撞倒在軍靴前。這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滿臉都是灰土,茂密的鬍鬚上還沾著許多食物的殘屑。他睜圓了雙眼,臉上凝固著難以置信的表情,眉心中有一個彈孔,正在向外湧著細微的血流。

蘇抬起腿,從倒在面前的屍體上跨過,繼續向小鎮中心走去。電磁動能步槍背在背上,他用的武器只是手上的一把大口徑手槍。

這是一個被風沙侵蝕多年的小鎮,石砌磚壘的房屋早被磨圓了棱角,牆壁表面粗糙得像打磨金屬齒輪的砂紙,門窗都是用厚實的木板釘成。這些房屋住起來絕不舒服,但是足夠堅固,在巷戰中是不錯的堡壘。根據維克托提供的資料,小鎮位置偏僻,不在任何交通要沖上,而且沒有任何有價值的資源,鎮上最大的水源就是一口留自舊時代的深機井,不多的地下水勉強可以夠一百多人飲用。

蘇就走在這樣一個沒什麼價值的小鎮中央,用一把沒太多科技含量的大口徑手槍將本該是最殘酷的巷戰變成單方面的屠殺,背後的電磁動能步槍根本沒有任何用武之地。這支改裝手槍發射的是步槍子彈,彈倉容量十發,近距離威力驚人,但也僅此而已。使用舊時代步槍子彈的它,威力完全無法和口徑小得多的新時代手槍相比。可是離開龍城後,所有新時代的武器都面臨著彈藥補給的問題,所以蘇讓奎因趕製改造了一批使用舊時代標準彈藥的槍械,不要求特別的性能,只需穩定可靠、維護使用方便即可。

砰砰砰!沉悶的槍聲不斷在小鎮中響起,每聲槍響都會有一個沉重的身體倒下,每次都是一槍致命,特別強壯的還可能有機會發出一聲短促的慘叫。不論一個個經驗豐富、狡猾殘忍的戰士如何埋伏、強攻、突襲抑或是布下陷阱,都無法奈何得了那個鎮中悠閒漫步的魔鬼!

這個小鎮從外表看應該已經荒廢多年,但實際上是悍匪馬沃夫斯的一個重要根據地。蘇本來還在奇怪為什麼馬沃夫斯會選擇這裡作為據點之一,但在看到鎮中巧妙掩藏、並且重兵布守的機井後,終於明白了原因。因為這裡有水,水就是一切。

馬沃夫斯是維克托點明的十七股敵人之一,他的手下有近兩百人,時聚時散,來去如風,主要靠劫掠和勒索聚居地為生,行為和武裝暴民沒什麼區別。惟一的區別就是首領馬沃夫斯。馬沃夫斯原本是鋼鐵之門的高級管理人員,後來叛逃。在狡猾和殘忍之外,他擁有4階力量和6階的速度,同時,他還是一個非常出色的殺手。這也使得鋼鐵之門幾次全力圍剿都無功而返。

在找到馬沃夫斯落腳的這個小鎮之後,蘇在外圍佈置好了防線,就孤身一人步入小鎮,開始了殺戮。

至於馬沃夫斯,他並不放在蘇的心上。蘇幾乎可以克制一切以攻擊、速度和隱藏見長的殺手型對手,即使因為傷勢導致小半的力量無法發揮,馬沃夫斯也全無機會。

蘇沿著一條條小巷走著,他忽然停了下來,手槍的槍口幾乎貼上了旁邊一座土屋的牆壁。在牆的另一面,一個抱著槍的男人正緊緊貼在牆上,大張著嘴,像一條離了水的魚,一邊汗水滾滾而下。他可以控制得住自己的呼吸,卻沒法控制住跳得越來越響亮的心臟!他只求這個魔鬼快點從外面過去,不要發現自己,在目睹了同伴各種各樣的死亡後,他根本連開槍的勇氣都已失去!

蘇扣動了扳機,子彈穿過土牆,射進了那個正在瘋狂祈禱著的男人後腦。

「啊!」一聲尖叫從幾米外的房屋內傳了出來,一個身形明顯還很稚嫩的少年從裡面瘋狂地衝了出來,在蘇面前閃過,倉皇跑進另一條小巷裡。

蘇並沒有向這個少年開槍,而是向左一轉,走入相反方向的一個巷子裡,來到一間土屋的門口。土屋裡面有一個正抱著機槍的射手,儘管他的神情非常緊張,但握槍的手仍然穩定,一看就是經驗老道的老兵。他正全神貫注地盯著窗外,根本沒有發現蘇出現在自己身後。蘇本來瞄準了他的心臟,但是看了看還算完好的機槍和一箱滿滿的子彈,就將槍口稍稍上移了一點,然後隨著槍聲響起,那名機槍手身體向前一沖,手無意識地扣緊了扳機,機槍噴吐出十幾發子彈後,一切重又歸於寂靜。

機槍的嘶吼似乎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馬沃夫斯的手下們鬥志終於崩潰了,他們爭先恐後地從蘇希望的方向逃出鎮外。蘇並不急於追趕,甚至沒有向逃跑中的暴民們開槍。這些暴民大多擁有一階能力,算是精銳戰士了,但是在他們的前方,有麗,有裡高雷,還有奎因和二十名沉淪之刃的戰士。

在小鎮的另一個方向,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男人悄悄地溜出了鎮,雖然他用頭巾包住了整個面容,但是能力的氣息卻無法在蘇的全景圖中掩飾。六階能力是如此的醒目,早已點出了馬沃夫斯的身份。他一離開小鎮,立刻加快速度,並且非常巧妙地利用地形掩護,向西北方的山區逃去。但蘇也沒有追他的意思,因為馬沃夫斯的運氣不是一般的差,梅迪爾麗正在那個方向上。

這時蘇身後腳步聲響起,那個先前曾從蘇面前閃過的少年或許是被嚇昏了頭,跑來跑去,竟然又逃回到蘇的身後。蘇頭也不回,抬手就是一槍。蘇完全不需要看,甚至不需要全景圖的輔助,這一槍就應該準確地轟碎少年的心臟。

然而,這一槍卻沒有命中!

蘇意外的回頭,看到那個少年正好摔在地上,恰好躲過了自己本以為絕殺致命的一槍。

「這個小傢伙的運氣倒是不錯……」蘇沉吟著,盯著倒在地上的少年。少年抬起了頭,正好迎上蘇碧色的目光,當即嚇得一動不敢動,連呼吸也屏住了。

少年的眼神還算清澈,並不象馬沃夫斯手下其它戰士那樣充滿了血腥、殘暴、恐懼和混濁。

「如果不想死,就在這裡別動。」扔下這樣一句話,蘇就向另一個方向走去。鎮中還有幾個隱藏起來的戰士,蘇不會給他們任何心存僥倖的機會。

鎮外開始響起密集的槍聲,間中還有一聲聲沉悶厚重的狙擊槍聲。雖然馬沃夫斯的手下人數眾多,數倍於攔截的敵人,但是對面的敵人早都找好了掩體,火力兇猛連續,一時將馬沃夫斯的手下盡數壓制在地上。那潑天蓋地的彈雨中,又有幾支槍異常的精準,一個點射就會收割掉一條生命。那名狙擊手更是恐怖,最兇殘、最狡猾的戰士幾乎都是死在她手裡。

裡高雷不必說,奎因三階的武器操控能力也使他在戰場上的威力相當於特種兵中的王牌選手。而抱著一支狙擊槍的麗,雖然對付不了真正的高手,可也不比二階的狙擊專精差了。對付馬沃夫斯這些手下,完全是一槍一個。

馬沃夫斯本人則是在儘可能謹慎的情況下,以最大速度逃竄著。只要讓他進入山區,那麼憑他那六階的速度,相信就是午夜城五人委員會或者是鋼鐵之門的神罰騎士來了,也休想抓到自己。他心裡瘋狂地咒罵著那至今還不明身份的敵人,恐懼快到達臨界點,即將讓他引以為傲的冷靜崩潰。他很想全速逃跑,但是理智告訴自己絕對不能這樣做。萬一引起了還在鎮中屠殺的那個魔鬼的注意力,那麼他馬沃夫斯多年以來的嘯傲生涯就會到此為止。

是的,那個只有一隻眼睛的男人絕對是一個魔鬼。馬沃夫斯在心中向從來不曾信仰過的眾神發誓。至少,他還沒有看到過這種殺戮方式,那是一種類似於全知全能的殺戮,冰冷、精準、令人絕望。

這個傢伙明顯是有預謀的,要將自己的勢力連根拔起!馬沃夫斯想著,心中忽然浮上一個疑問,在這樣一個魔鬼的帶領下,明顯有著周密的準備和強大的火力,他們會這樣輕易的放過自己?

馬沃夫斯忽然停了下來,收斂起全身氣息,就像一隻冷血的蜥蜴,悄悄將身體挪到了一塊巨石後面。在前方數百米外,站著一個高挑的女孩,帽簷下蒼灰色的發絲正在隨風飛舞。女孩身旁斜插著一把讓人過目難忘的重劍,右肩上則挎著一把式樣獨特的自動步槍。

新時代突擊步槍!馬沃夫斯的眼角抽動了幾下,他見識過這種恐怖的武器,強大的火力,不可思議的射速以及堪比狙擊槍的精準,都給馬沃夫斯留下深刻印象。這個女孩看起來非常年輕,並且不像有多麼恐怖的樣子,至少她欣長而有些纖瘦的身材不像擁有高階的力量加成,筆直的雙腿似乎也不可能跑出過快的速度。

但是,她帶了一把該死的新時代突擊步槍,而且是孤身一人站在這裡!不過就算她是赤手空拳地站在那,馬沃夫斯也會選擇悄悄地繞開她,走條遠路進山。馬沃夫斯自忖如果自己是那個魔鬼,肯定會派一個有能力完勝自己的傢伙在這裡攔截。沒有誰會愚蠢到在這個地方放一個疑兵,因為完全沒那個必要。至於看不出那個女孩有什麼強悍的能力,就更堅定了他避戰逃跑的決心,這只能說明,那個看似無害的少女有著他無法抗衡的能力!

這看起來很不可思議,但也不是不可能,馬沃夫斯想著。畢竟連山區內那些猴子都會使用火箭筒,腐狼也曾背著自動步槍巡邏,那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

他貼著地面開始移動,非常小心,不敢碰響任何一塊碎石。但是在挪移出了十幾米之後,馬沃夫斯忽然感覺有些不對,他猛然抬頭,卻看見那個少女的目光凝望的方向正正對準了自己,眼神中還流露出些許疑惑。

利用保護性的顏色圖案,特製的隱藏戰鬥服,以及身體擬態的能力,讓馬沃夫斯隱藏移動有接近於隱身的效果。在他足夠小心的情況下,甚至有著曾經隱蔽接近到六階格鬥域高手的身邊,然後暴起將其一舉格殺的先例!

可是那個小女孩怎麼就發現自己了?

馬沃夫斯的冷汗不停地湧出,再僵持了幾秒鐘,他終於明白過來,站在那裡的少女早就發現了他的存在,甚至可能是特意趕過來攔截的。沒有察知對方的,是馬沃夫斯自己!

馬沃夫斯猛一咬牙,一躍而起,開始全速狂奔!他並沒有衝向少女,當然更不敢回鎮中找那名魔鬼決戰,而是向側方衝出。轉眼之間,他的速度已經突破了時速100公里,還在不停地加速!馬沃夫斯已經根本不在乎隱藏效果,只求能夠離那個女孩遠些,再遠些。

馬沃夫斯的身後響起了清脆而密集的槍聲,陣陣銳利的寒意從身後襲來。這是子彈行將到達的警示,他忽然一個側翻,遠遠縱出了十幾米!在閃避的同時,馬沃夫斯心中一鬆。少女沒有親身追上來就好辦,雖然她手中拿的是新時代突擊步槍,但是在五百米距離上自己仍有一定把握閃避。只要運氣不是太差,讓他把距離拉開到一公里之上,逃跑就有了把握。

然而,側翻後隨即彈起的馬沃夫斯卻駭然發現正有更多的銳利寒意向自己襲來!

馬沃夫斯的背後噴湧出幾團鮮豔的血花,然後他終於支持不住,一頭栽倒在地。



第 0022 集 第 01 章

������������������������������������������������������������������������������������������������������������ 第 0021 集

������������������������������������������������������������������������������������������������������������ 目錄


© 2019 臺灣酷果 m.kugo.tw
Powered by. Jhengkaiwun
Mail: jhengkaiwun(at)gmail.com
Ver: 2020-05-27-v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