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故事:


故事篇章:
書名:������������������������������������������������������������������������������������������������������������
書號:1525947

������������������������������������������������������������������������������������������������������������ 目錄

������������������������������������������������������������������������������������������������������������ 第 0021 集

目前觀看:第 04 章

章八 握你的手 上

濃濃的輻射雲終於散開一條縫隙,讓血一樣的陽光噴灑而下。

又是夕陽西下。

在廣袤得讓人絕望的大平原上,兩輛越野車就像兩隻螞蟻,在大地上緩慢地爬行著。

難得一見的夕照將平原上的一切染紅,甚至蘇那碧色的眼瞳上也浮著淡淡的紅。只有梅迪爾麗的雙眼依舊湛藍,她安靜地坐著,望著半懸在天邊的如血夕陽,小臉恬恬淡淡的,看了,卻會讓人有種莫名的心痛。

夕陽如血,紅得是引人絕望的淒豔。

這個時代的陽光是不能直視的,強烈的射線會讓舊時代人類的眼睛瞎掉。在後面的車上,裡高雷和麗都戴上了有濾光效果的戰術眼鏡。奎因則躺在後廂中休息,他已經修好了電磁動能步槍的槍管,這也耗盡了他本來不多的體力。

蘇扶著方向盤,任由越野車載著自己,一路向西。

這是孤寂而漫長的旅程,曾經熟悉的一切,就此拋在了身後,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回那留著無數美好記憶的地方。

聽說,在遙遠的前方,也有遼闊的大海。

夕陽漸漸落下,黑暗再次籠罩大地。

越野車在黑暗中平靜地奔駛著,車身有規律的晃動著。駕駛室中是黑暗的,卻充滿了梅迪爾麗熟悉的味道,蘇的味道。在她敏銳的感知中,蘇的味道和八年之前已經不一樣了,即使是現在,也和幾天有所不同。現在他散出的氣息中隱藏著虛弱,同時,還從緊纏著的繃帶下散逸出難以辨別的腐臭。

蘇的味道沒有以前的好聞了,可是,卻讓梅迪爾麗更加的願意親近。

她閉上了眼睛,慢慢伸展開身體,將頭輕輕靠在蘇的肩上。蒼灰長如雲垂落,飄蕩間偶爾有幾點星輝逸出,在駕駛室中盤旋飛舞,將這個小小空間點綴得有如童話世界。

透過衣服,蘇也可以感覺得到梅迪爾麗的溫度,她的逐漸放鬆,以及她逐漸進入沉眠的身體。於是他放緩了車,微笑著,在寧謐中駛向沒有盡頭的遠方。

梅迪爾麗睡著了,她已經有些不記得在血棺中長眠前,上一次的沉睡是什麼時候了。在獨自坐在審判鎮的日日夜夜中,在似乎永無止盡的黑暗、冰冷和孤寂中,她有意識地遺忘了一些東西,一些柔軟的記憶。

沉睡中,有一滴淚,從她眼角流下。

曙光再次升起時,在地平線上,蘇看到了滾滾揚起的塵煙,幾輛武裝摩托車從曙光中衝出,狂野的輪胎在身後拉出道道煙塵的長龍。摩托車車身兩端裝載著各式各樣的舊時代武器,摩托上那些肌肉達的騎士們身上都穿著深色綴滿釘飾的皮衣,和舊時代的飛車黨沒什麼兩樣。不過,最關鍵的是摩托車上或者是這些騎士的身上都有一個標記,那是一把浮於水面上的大劍。

蘇的身後是大片的無人區,沒有任何資源可言。食物、水、能源、礦產,什麼都沒有。所以他判斷這只摩托車隊應該是某個大勢力的巡邏隊。從巡邏隊的規模來看,這個勢力應該很龐大,控制的地盤和資源也不少,不過科技水準看來和暗黑龍騎還有差距,甚至還有可能比不過路途中曾經見到過的合金兄弟會。

這樣的組織和勢力,正和蘇的心意。

四輛摩托機車呼嘯而來,迅展開隊型,兩輛遠遠包抄過來,另外兩輛則攔在越野車前方,車體側方的機槍開始噴吐火舌,子彈在越野車前打出一蓬蓬浮土。

蘇剎停了車,裡高雷則駕著另一輛車緩緩上前,停在和蘇並排的位置。隨後蘇和扈從們就下了車,冷冷地掃視著包圍著自己的六個騎士。

一名騎士從摩托後座上跳了下來,湊近依舊穩坐在一輛老式哈雷機車上的壯漢,低聲說:「隊長,這些傢伙看上去不好對付,你看那傢伙背的槍!」

壯漢的頭和濃密的鬍子都有些花白,看起來有了些年紀,粗壯手臂上的刺青也被歲月侵蝕得有些模糊。他只穿了件黑色的皮背心,將達的肌肉裸露在外,多少有些炫耀和示威的意思。他眯著眼睛,目光落在蘇手中那支巨大得令人心悸的古怪步槍上,槍身的金屬閃耀著青幽幽的光芒,時刻在提醒著他,這絕不是和他手裡的機槍同一個時代的傢伙。

從這兩輛越野車上下來的人雖然被包圍,而且被眾多的槍口指著,可是從他們臉上看不出任何的緊張,反而能夠找出些憐憫來。壯漢的眼角抽搐著,多年經驗告訴他,這是嗅到危險的信號。

他騰地從摩托車上跳了下來,穩穩站在地上。雖然身軀龐大,給人以動作遲鈍的印象,但是其實擁有兩階敏捷的他可以在肉搏著給任何敢於輕視他的傢伙一個深刻的教訓。當然,眼前被圍住的這群人很可能是例外。

「嗨,小夥子們,放輕鬆點,都把槍放下!」他喊著。

他手下的巡邏騎士們不情不願的放低了槍口,不是為了別的,而是因為恐懼。在蘇和他的扈從們面前,這些殺人如麻的傢伙們沒有絲毫的安全感。

壯漢把輕機槍掛在背後,走到蘇的面前,揚了揚空著的雙手,示意並無敵意,然後說:「年輕人,我叫傑克。你可以叫我鐮刀傑克!不用擔心,這些小夥子們只是有些緊張,他們可都是好小夥子。」

看著傑克伸過來的手,蘇猶豫了一下,也伸出自己的右手,和傑克握在一起,然後說:「我是蘇。」

「蘇?」傑克聳了聳肩,說:「很少見的名字,不過也很好聽。不管怎麼樣,歡迎來到沉淪之刃的地盤!」

兩隻手在一起握了幾秒鐘,就分開了。傑克微微加了加力,然而卻感覺不管用上多少力量,到了蘇那有些綿軟滑膩的手上都如石沉大海,全無半點反應。他立刻不敢再加力,更不敢用出自己的二階力量強化來。如果那樣做了,他不知道會不會被面前這個微笑得十分漂亮的年輕人給理解成敵意的表示。

蘇的裝束十分奇特,敞開的作戰夾克下是纏得緊致的繃帶。在這樣近的距離上,傑克清楚地看清了蘇手中那支長達2米的奇異步槍的細節,他更加確定,這肯定是一支越時代的能量步槍。至於威力如何,他根本不想去嘗試。

「很少看到有人從這個方向過來了,實際上,已經整整一年沒有任何人從東邊過來。那是一片真正的無人區,當然,對你們來說不是問題。那麼現在,我能夠幫你們什麼?」傑克的態度,就像是對著一個多年的老朋友一樣。

蘇沉吟了一下,說:「事實上,我們是一個僱傭兵小隊。現在我需要食物,水和幾個安靜的房間,最好還有周圍的情報。」

傑克眼角又跳了起來,他哈哈一笑,神態自若地說:「你要的一切,都可以在我們沉淪之刃找到!我建議你到子夜城去看看,既然你們是僱傭軍,那麼可以在子夜城中找到足夠多的賺錢機會。從這裡再往西開五十公里,你就可以看到我們的子夜城了。我會送你過去,子夜城裡那些精力過剩的小夥子們很容易和外人生些誤會。」

蘇笑了笑,並沒有拒絕傑克的建議。

看著蘇和扈從們上了越野車,傑克才轉身向自己的摩托車走去。一個看起來還很年輕的高大男人跟在傑克的身後,低聲問:「隊長,這些傢伙看起來非常有油水,我們要不要……」

傑克淡漠地看了他一眼,慢慢地說:「再多的錢,也得有命去花才行。」

被看起來非常好脾氣的傑克看了一眼,那個高大的年輕人竟然身不由已地顫抖了一下,向後退了一步!

傑克告訴蘇的綽號不能說錯,只是少了兩個字,吸血鐮刀傑克。

車隊再次起行,這次兩輛越野車周圍有三輛摩托在護翼著,傑克打了一個手下先行去午夜城報訊,自己則駕著摩托,和蘇的越野車並肩開著,一邊象老朋友那樣聊著天。

沉淪之刃是一個類似於公司的組織,由五人委員會共同統治,根據實力和貢獻,每三年分配一次表決權,總部就設在午夜城。午夜城是一個擁有數萬人口的大城,位於附近幾大勢力的中心,以娛樂和貿易著稱。午夜城有一座小型核電站作為能源供應,有獨立的水源淨化系統,最讓蘇意外的是沉淪之刃竟然還擁有一個大型的室內農場!食物和水源在養活本城數萬居民之外,還可供大量出口。午夜城就靠這兩樣必需品和周邊勢力交換武器、藥品和礦產資源。

坐擁這樣令人眼紅的資源,沉淪之刃在周圍勢力中能夠屹立不倒,自然是因為擁有足以震懾周圍的武力。正如蘇所見,沉淪之刃的一個外圍巡邏小隊都配備了不錯的裝備,論單位火力強度,還要遠遠過當初的羅克瑟蘭公司。傑克等人雖然只有二階一階這樣的能力,但是裝備齊全之後,整體的戰鬥力卻是相當不錯,即使在暗黑龍騎的僕兵當中也可以算是一流部隊。

從傑克等人的身上,蘇嗅到濃重的血腥氣,顯然這個小隊中每名隊員都是殺過不少人的老手。傑克所謂的好小夥子,應該就是這個意思。

五十公里的路並不長,不到一個小時,一座城市就出現在視野裡。


第 0021 集 第 05 章

������������������������������������������������������������������������������������������������������������ 第 0021 集

������������������������������������������������������������������������������������������������������������ 目錄


© 2019 臺灣酷果 m.kugo.tw
Powered by. Jhengkaiwun
Mail: jhengkaiwun(at)gmail.com
Ver: 2020-05-27-v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