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故事:


故事篇章:
書名:������������������������������������������������������������������������������������������������������������
書號:1525947

������������������������������������������������������������������������������������������������������������ 目錄

������������������������������������������������������������������������������������������������������������ 第 0021 集

目前觀看:第 03 章

章七 守望 下

「你殺得了我?」克蘿蒂亞克蘿蒂娜悠然地說,看起來一點戰鬥的意思都沒有。她已經將破損且沉重的紅銅重甲不知拋到了不知哪裡去了,此刻下身是緊身的戰鬥短褲,上身則只用布帶纏緊胸部。她棕色的皮膚閃耀著柔和的光澤,身體的線條充滿張力,似乎蘊含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看上去別有一番美感。

而蘇,除了那張漂亮得非常中性的臉上奇蹟般沒有一絲傷痕,身上卻是創傷纍纍十分恐怖,一道道未癒合的傷口隨著他的動作,此起彼伏都在微微張開翕張。看起來就和有著異常生命力的活屍相去無幾。透過傷口,還可以看到蘇身體內部組織的起伏波動正在加。

在作好完全的戰鬥準備後,蘇才說:「我一點把握也沒有,但是不試試怎麼知道?」

克羅蒂娜看著蘇身上的傷口,搖了搖頭,說:「這幾天我一直在跟著你們,看樣子,他們其實都不知道你真正的傷勢吧?除了梅迪爾麗,其它三個都只是些普通人,為了他們,你這樣做值得嗎?」

「你不會理解的。」蘇說,然後開始向克羅蒂娜接近。

「你怎麼知道我不會理解?我在十五歲之前,也是生活在荒野裡的。」克羅蒂娜依舊沒有一點戒備迎戰的意思,任由蘇不斷拉近距離,仍只是在那裡自顧自地說著:「在離開荒野前,我愛上了一個男人,愛到瘋。為了他我可以去做一切,整整幾年的時間,我幾乎天天都要陪不同的男人睡覺,只為了給他換些吃的回來,這種日子,從我的十歲開始一直持續到十五歲。然後,在我十五歲的時候,整片區域都找不到任何吃的,餓死的人越來越多,我也再找不到能夠給我一點食物的男人。這個時候,我深愛著的那個男人,想吃了我。而那時的我,很願意被他吃下去。」

克羅蒂娜的聲音很平靜,就像是在述說著別人的故事。蘇依舊在向她靠近,整個人都保持在戰鬥的狀態中。

「那個時候,我遇到了貝布拉茲大人。他只看了我一眼,就決定將我帶走。他答應我不殺那個男人,還會給他很多的食物,作為報答,我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大人,從此成為大人手中的一把利劍。而在我二十歲那年,我終於明白,以前所做的一切是多麼的不值得。這個時代,愛這個詞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根本就沒有愛這個詞。直到現在,我偶爾還會想起那個男人,他應該早就死在荒野了吧?」

當克羅蒂娜娓娓述說的時候,蘇已經接近到1oo米內,然後停了下來,不再前進。這個距離,是蘇可以安全閃避她極突進的底線。雖然克羅蒂娜身體仍然是放鬆的,但是誰知道她是否有特殊的秘術,可以瞬間將戰鬥力提升到頂峰?而且今天的克蘿蒂娜身上散出著的氣息淡淡的哀傷氣息,和當日一戰時截然不同,甚至帶著淡淡的哀傷。在蘇的感知中,她整個人散出的能量光輝都有所變化,所以絕不止是心境的問題。這也讓蘇不敢貿然的太過接近。

「蘇,投降吧,我真的不想殺你。然後我們可以一起為貝布拉茲大人做事。」克羅蒂娜提議。

「不可能。」蘇的回答沒有任何餘地。

克蘿蒂娜眼神中閃過一絲光芒,問:「就為了梅迪爾麗?」

「這一個理由已經足夠了。」蘇微笑回答。

克蘿蒂娜點了點頭,不再勸說什麼。

然後,戰鬥就在瞬間爆!

克羅蒂娜和蘇的身影剎那間都變得模糊起來,然後慢慢消失。河邊驟然起了一道能量旋風,平靜流淌著的河水也隨之湧起波瀾,地球引力似乎瞬間改變了方向,一道水幕陡然立起拍擊河岸,無數條變異魚在空中狂亂地掙扎。蘇和克羅蒂娜的身影終於在河邊閃現,在兩個人身後,還有片片殘影正在徐徐消散。

克羅蒂娜依舊在極突進的過程中,她的左手和蘇的右手糾纏著,右手則已完全沒入蘇的胸膛!而蘇的左手則是牢牢扼住了她的咽喉,手上湧出的巨大力量捏得她脆弱的喉骨也在喀喀作響!

戰鬥開始的瞬間,動了極突進的克羅蒂娜就追襲到蘇面前,然後以巨大的衝勢將他帶得也飛了起來。糾纏在一起的兩個人同時共同以過音的極飛掠著,而正面承受了受到衝擊的蘇受到的傷害可想而知。

克羅蒂娜在這樣的高運動中終於找到了平衡點,蘇胸膛的右手立刻狠狠一握,蘇頓時立刻全身一震,猛然噴出一口鮮血,血霧又粘又稠,兩個人又糾纏得如此緊密在一起,克蘿蒂娜根本無法閃避,被噴了一臉的血!

不到一秒鐘,極突進就已到了盡頭,克羅蒂娜猛然站定,據地的雙足在堅固的地面上犁出兩道深溝。而蘇則在慣性的作用下被甩飛出去,重重摔在十幾米外!

克羅蒂娜冷然站在原地,右手慢慢張開,血、肉與內臟碎塊如瀑般從她手心中滑落!在兩個人分開的剎那,她竟是從蘇的胸腔內硬生生掏出一大把血肉!只是讓她意外的是,她並沒有找到蘇的心臟,也沒能如預想一樣將他的心臟捏碎。

如蘇這樣恢復力極度驚人的生物,身體上仍然都會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對大多數變異生物來說,這個弱點就是心臟。

不過沒找不到心臟也沒關係,受了這樣重的傷,即使是那些靠透支生命力來增強恢復能力的活屍也無法生存,何況是蘇?

克羅蒂娜看著仍在滴著鮮血的右手,心中忽然有了一絲失落。她抬頭望向倒地不起的蘇,關於荒野的回憶如瘋長的野草不可抑制地佔據了她的思緒。在這個時代,無論是蘇,還是十五歲之前的她,都不可能活得長久。這個瘋狂的世界,根本沒有給他們這類人留下任何生存的空間。

意外的是,蘇竟然又掙紮著站了起來。他用左手捂著胸前的巨大創口,可是一隻手又怎麼能覆蓋捂得住那麼大的傷口?他一動,血和臟器碎片又從指縫中湧出,滑落。

克蘿蒂娜凝望著蘇,忽然說:「你沒有心臟?」

「是,不過時間還不算長。」蘇居然還笑得出來,雖然血仍不斷地從胸前的巨大空洞向外湧著。

克羅蒂娜深深地嘆了口氣,說:「你這又是何苦呢?……就讓我來終結你的痛苦吧,你和以前的我是一類的人,我們都不適合在這個時代生存。」

自然是神秘的,也是偉大的。舊時代的世界是一個相對平衡而完美的世界,一切有悠長歷史的物種,包括人類,身體的構成都維持著可以無何止止境繁衍延續的平衡,幾乎每一種樣器官,每一段基因,都有著獨特的作用。過度改造身體內部結構的代價,就是或許是生命的大幅縮短,或許是繁衍功能的異化,或許是自主意識的滅失,甚至是基因的完全崩解。

沒有了心臟的蘇,在消除了致命弱點的同時,實際上已經變成了一個非人的怪物。

克羅蒂娜剛舉步向蘇走去,臉上、胸前忽然如同著了火,瞬間傳來難以忍受的劇痛!這種痛苦就像是在被千萬枚鋼針同時穿刺!她的眼前驟然黑了下去,什麼都看不見了,而雙耳中也襲來劇痛,尖銳的嘯音充斥了她的全部意識,再也分辨不出聽不到外界絲毫有意義外界的聲音!鼻中,嘴裡滿是被也被不知名的東西堵塞填滿的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正順著這些孔道拚命向她身體內鑽入!

如果有另一個人在場,必定是駭然現眼前的克蘿蒂娜整個頭臉都被包裹在一層薄薄的血膜中包裹住。血膜詭異且瘋狂地蠕動著,不斷變化出一張張針狀口器,狠狠地在克羅蒂娜的臉上刺下拔出進刺出。只要破開了一個小口,口器中包含著的一點深紫色的奇異血液就會注入到她的肌膚下。紫血一旦接觸到肌體內部組織,就會化成一條條細線,迅向組織深處游去。頃刻之間,就是克蘿蒂娜緊閉的雙眼上部位,也可以看到眼皮下有無數紫線在來回竄動!

蘇半跪在地上,遙遙向克羅蒂娜伸出了右手,虛空一按!在克羅蒂娜身前地面上,原本灑落的一灘血肉碎漿突然猛烈鼓動起來,轉眼間分成三團,然後化成作三支血箭,颯然射進克蘿蒂娜的下身!

克蘿蒂娜爆出一聲長長的慘叫,伸手在下體抓一摸,可是已經晚了,那三支血箭早已沒入體內!她當機立斷,一把抓住裹在頭臉上的血膜,然後在淒厲的慘叫聲中,竟然把血膜生生撕下!血膜還有無數口針刺在她的血肉裡,被扯落時也帶下了大片屬於克蘿蒂娜的血肉,她等於是撕下了自己的臉!

能量風暴驟起,蘇拼盡全力向旁邊一躍,然後身體仍被巨大的風暴邊緣沖飛,掉進了冰冷的河水中。而動了極突進的克蘿蒂娜則從他原本的位置上衝過。一擊不中,她頭也不回,立刻動了第二個極突進,瞬時遠遁。

過了許久,蘇才掙紮著爬上了河岸。泡在冰冷的河水中是非常消耗體力的事,以他目前的狀態,既使恢復力比過去強了不止一倍,也不能再經受任何哪怕最微弱的體力的消耗了。他以絕大毅力將繃帶重新纏繞在身體上,遮住了身軀體上的恐怖傷口,然後走到克蘿蒂娜原本站著的地方,伸手從仍在徒勞蠕動著的血膜上拭起一粒原本屬於她的血肉,放入口中。蘇閉上眼睛,靜靜站了片刻,才重新睜開眼睛。

一個小時後,蘇回到營地。這次他在外邊呆的時間比過去要長得多,但收穫卻並不算多,只有勉強夠眾人吃一餐的生魚肉而已。這些魚肉還有關相當強烈的輻射,身體防禦能力最弱的奎因還不能多吃。不過在寂無人煙的荒野上,能夠找到可以吃的東西,已經可以說得上是相當的幸運了。

看上去蘇並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和離開時一模一樣,臉色也沒有比離開時更蒼白。所以眾人飯後仍是都是各幹各的,奎恩檢查和保養著所有的槍械,裡高雷繼續警戒,而剛剛擺脫被捆綁吊樹命運的麗則是在營帳中休息,好保持體力。

只有梅迪爾麗,那雙湛藍的眼瞳著裡映出的是蘇來回走動的腳步。極為豐富的戰鬥經驗和敏銳的感知能力讓她現,蘇的體重輕了整整四公斤。

她若無其事地擺著劍姿,可是卻有從合金劍柄上傳來隱隱的金屬扭曲聲從合金劍柄上傳出來。

距離預定的出時間還有兩個小時,而且蘇知道,現在這個時間還可以繼續放寬一些,即使是最差的戰果結果,在短時間內克羅蒂娜也是不可能再來找麻煩了的。

蘇獨自一個人離開營地,找了個安靜的地方,靠在了一棵大樹上,望向遙遠的東方,只是輕輕的嘆了口氣。

如果他的目光可以跨越大湖和山巒,可以會看到在近千公里之外的東北方,那一片帕瑟芬妮倚之為臨時主場的針木林已經毀去小半,在強烈山風的推動下,一道熊熊火線勢不可擋地正在橫掃整片森林,看來用不了多久,就會將數百平方公里的森林付之一炬。

帕瑟芬妮站在一株尚未著火的針木下,正在清理著身上的傷口。此刻她身上的衣物早已破爛不堪,讓她向著蠻荒女戰士的形象再靠攏了一步。

帕瑟芬妮身上有三四處傷口,後背上一大片燒傷,甚至有些地方已經出現炭化結晶。左肩肩胛骨上有一個不大卻非常深的空洞,不知道是被什麼給傷的。她的腰上和大腿上還各有一處近半米長的割傷。這些傷口數量並不多,傷害卻是十分之重。燒傷也就罷算了,炭化的肌體只能可以慢慢恢復,然而後肩上的空洞中時時會噴出寒氣,給傷口周圍塗上一層冰霜,而腰腿上的割傷中偶爾會突然爆出數十道細小電弧,將本在漸漸合攏的傷處重新撕撐開。

帕瑟芬妮一邊調動身體內的能量和傷口上附著的破壞能量對抗,一邊將破爛的衣服重新結成布條,然後將胸口收束妥當,再緊緊紮住。這幾個簡單的動作也給她帶來不輕的痛苦,讓她的雙眉緊緊鎖在一起。但是她的眼神依舊清澈而銳利,始終緊盯著另一個方向。

艾琳娜就坐在一百米外。

那些精心剪裁過的西裝和襯衣早就變成了爛布條,自然也就體現不出她的獨特品味。禮帽則只剩下一個帽圈,還頑強地扣在她的頭上。至於那支舊時代中世紀風格的拄杖,正放在她的身邊,兩端各自伸出一截暗淡無光的利刃,已經變成了一把十足凶器。但是利刃都已崩了刃鋒,其中而且有一枚還扭曲得不成樣子。

和帕瑟芬妮一樣,破爛衣服也已經遮不住艾琳娜的身體,將她那令人驚心動魄的身材暴露出來。以男人的評判角度,除了相對腰臀的比例,胸明顯偏小,其它的部位並不比帕瑟芬妮差了。

雖然衣服破爛不堪,不過艾琳娜真正沉重的傷勢只有一處,她的右手被齊肘斬斷。此刻她正拿著斷臂,試圖把它接續起來。可以看到兩邊的切口上都有細小肉芽在舞動著,並且相互一接觸到就緊緊地互相糾纏成一團在一起,想要和對方連接起來。但每隔數秒一會,傷口上就會生小小的爆炸,將連接好的肌體組織炸開。

從傷勢來看,帕瑟芬妮傷得要重一些,但艾琳娜右臂被切斷,戰鬥力上受到的影響更多,這一刻也說不好究竟是誰佔了上風。只是從毀去的數十平方公里針林,就可以看出這兩個女人之間的戰鬥的激烈程度。現在她們之間達成了一種微妙的平衡,都沒有勝的把握,戰局演變成了消耗戰和持久戰,所以才有了一邊相互對峙,一邊治療傷勢的古怪局面。

艾琳娜忽然笑了起來,說:「姐姐,真沒想到你打架會這麼拚命,而且運氣還這麼好呢!」

帕瑟芬妮也是一笑,分毫不讓地說:「其實我不止是看著年輕,實際上也不大啊很年輕。你可不同呢,光看著就知道肯定已經不小了,所以應該是我叫你姐姐才對。」

艾琳娜臉色不變,依舊笑著問:「打了這麼久,你的運氣還能這麼強,一定是有了真實幸運吧?可是如果想提升戰鬥力,你應該繼續在格鬥域裡展能力的,聖階以下,分支可不是什麼好選擇。要是那樣的話,我可多半不是你的對手要打不過你了,而不會是像現在這樣打不出個結果。你要真實幸運作做什麼呢?我想多半是像我一樣,把九階神秘學當成了通向十階的橋樑吧?嗯,讓我來猜猜,你的最終目標是什麼能力呢?命運斷裂?越幸運?真實召喚,還是預知?」

帕瑟芬妮悠然地說:「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

「告訴我吧!你看,整個議會裡也找不出第三個像我們這樣把神秘學展到九階的人了。而且別那麼小氣嘛,我不是已經把自己的九階神秘學和九階類法術能力都告訴你了嗎?」艾琳娜一臉的委屈,看上去幾乎都要哭出來了。

帕瑟芬妮其實心中凜然,以她對於神秘學的掌握,也僅僅知道命運斷裂和預知兩個十階能力,而且還不具備預知一類能力的天賦。然而艾琳娜隨口就說出了越幸運和真實召喚兩個十階能力,聽她的口氣,似乎四個十階能力都可以展出來,只是沒那麼多進化點而已。在自己擁有了真實幸運的能力之後,帕瑟芬妮已經感覺到這個能力還有向上提升的空間,由此可知,至少艾琳娜說的越幸運是很可能存在的。但這是生死相搏的戰場,帕瑟芬妮可以相信艾琳娜的確知道四個屬於真正聖級頂峰的能力,但她很懷疑艾琳娜說這番話的目的,她絕對不會給艾琳娜任何一點可能對戰鬥有用的信息,也根本不會和艾琳娜交換什麼。

帕瑟芬妮想要的,只是把艾琳娜拖在這裡而已,能拖多久就是多久。每過一天,蘇就能都會多跑出幾百公里。

「小氣!」艾琳娜像個小女孩兒一樣,滿臉都是氣鼓鼓的樣子。她大大的眼睛一轉,忽然笑著說:「你知道嗎,克羅蒂娜已經去追你那個的漂亮的小男人了。她可是個非常惡毒的女人!貝布拉茲大人說,她有8o%的把握可以殺了那個漂亮小傢伙呢!」

帕瑟芬妮理了理微亂的短,灰綠色的雙眸瞬息已越過重重阻隔,飄向遠方。她淺淺的笑著,淡淡的說:「我的男人可不只是漂亮而已,每一個輕視他的人,都會為此付出代價的。」

艾琳娜搖搖頭,說:「輕視?我可不會輕視他,這種事,只有克羅蒂娜那個蠢女人才有可能幹得出來。不過你的漂亮小男人肯定凶多吉少。啊對了,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很好的提議,要不要聽聽?」

「說吧。」帕瑟芬妮看上去毫不在意。

「如果我們聯手的話,就能夠施放出一個不完整的命運斷裂,多半能把克羅蒂娜那個倒霉鬼的運氣變得更差,這樣她就很有可能會死在你的小男人手裡!怎麼樣,試試吧,試試吧!當然,你要先告訴我,為什麼會選真實幸運。」艾琳娜就像好多年沒有和人說過話一樣,話出奇的多。之前,即使在激烈的戰鬥中,她也在喋喋不休不停地轟炸著帕瑟芬妮的耳朵。

帕瑟芬妮笑了笑,說:「其實告訴你也沒什麼,除了直覺之外,我當初選擇它的惟一理由,就是為了女人的幸福。」

「女人的幸福?」艾琳娜一臉的不可思議。

只是還沒有等她想明白這個注定想不明白的問題,帕瑟芬妮已如風般輕輕飄了過來,能量長槍直指她的斷臂!


第 0021 集 第 04 章

������������������������������������������������������������������������������������������������������������ 第 0021 集

������������������������������������������������������������������������������������������������������������ 目錄


© 2019 臺灣酷果 m.kugo.tw
Powered by. Jhengkaiwun
Mail: jhengkaiwun(at)gmail.com
Ver: 2020-05-27-v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