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故事:


故事篇章:
書名:������������������������������������������������������������������������������������������������������������
書號:1525947

������������������������������������������������������������������������������������������������������������ 目錄

������������������������������������������������������������������������������������������������������������ 第 0014 集

目前觀看:第 08 章

卷二 我的心深如大海 章五 變異之夢 上

在回程的路上,蘇更加深切地感受到無聲召喚的強烈,那是一種拉著他每個細胞在倒退的力量。但是蘇要回頭的決心也就更加的堅定,他的意志硬如合金鍛鋼,強硬壓下身體內部一切反對的聲音,一步一步地向著基地的方向走去。

蘇不想冒無謂的風險,他知道,現在他的存在對很多人來說非常重要,或者,會在將來變得非常重要。

蘇知道,潘多拉想要他,他也同樣渴望著潘多拉。但是所有的理智都在告訴蘇,潘多拉的真正實力恐怕遠遠在現在的蘇之上,戰鬥的結果不言而喻。所以,蘇決定避開潘多拉,以後可以讓龍騎的將軍們去對付這個神秘且可怕的女孩。這樣肯定不會如潘多拉的意願,但是讓敵人不如意的事,一般都會是好事。

「頭兒,你沒事吧?」裡高雷有些擔心地看著蘇。從開戰至今,他還從沒有看到蘇走得如此吃力、如此掙扎,明明是平坦的路面,蘇卻像走在泥沼中一樣,深一腳淺一腳,而且每次抬步都是如此費力,就像是腳上掛著數十公斤的泥漿。但是奇怪的是,蘇臉上掛著如陽光般的微笑,迷人的笑容甚至讓他的臉上隱約有了一層光輝。

「我沒事,只不過走得有些累,但是累得很高興。」蘇微笑著回答。

蘇的回答和他的笑容一樣有些莫名其妙,但裡高雷只是聳了聳肩,沒再追問,而是警惕地看著周圍,準備應付下一場激戰。

在某個廢棄的居民點中,蘇曾經面對過的巨人瑪瑟姆正坐在一間荒蕪已久的房間中,透過破損的窗戶看著正漸漸隱入昏暗的世界。那雙有些渾濁和異樣的眼睛中,居然有些和他龐大身軀完全不匹配的憂鬱和深沉。

瑪瑟姆的左臂自手肘部位整齊地斷開,前半截手臂放在房間中央的地上,手心裂開,露出一塊晶瑩剔透的橢圓型晶體,放射出淡淡的光芒,在空中映射出潘多拉的影像。潘多拉好像在水中沉睡著,載沉載浮,長長的頭髮飄散在空中。

她雙眼微閉,似已睡熟,但是空中卻響起精準而機械的聲音:「蘇正在離開,他拒絕了我的召喚。」

「我去截他回來,要活的還是死的?」瑪瑟姆一邊問,一邊起身,但在這間略顯低矮的房間中,巨大的身軀讓他只能半蹲在地上。

潘多拉的聲音還是一樣甜美:「蘇一定要活著。你可以採取你認為必要的一切措施,包括你自已的死亡,來保證蘇活著。」

瑪瑟姆的身軀震動了一下,他在潘多拉的影像邊單膝跪下,問:「為什麼一定要抓蘇回來?」

「這不是你需要知道的問題。」

瑪瑟姆沉默著,等待潘多拉的影像消失,他才拾起地上的左臂,重新安放在自己的上臂上。切口本已凝結封閉的血肉重新活躍蠕動起來,幾分鐘後就連接在一起,連皮膚都重新生長完好,看上去這支手臂就像完全沒有斷裂過一樣。

瑪瑟姆猛然站起身來,堅硬無比的頭顱轟然撞進了天花板內,甚至整個肩膀都沒了進去!然後他大步向前,水泥、空心磚和木頭製成的房屋在瑪瑟姆面前就像是紙糊的一樣,迸裂塌陷。

夜幕行將降臨的時候,蘇正隱藏在廢墟的陰影裡,左手牢牢扣住一名災禍之蠍戰士的咽喉,右手的短刀從他的肋骨縫隙中,準確地刺入心臟。透過軍刀的刀鋒,蘇甚至可以清晰地感覺到他心臟強勁有力的跳動。脈動清晰有力,非常有節律性,但是在強勁中又透著非常旺盛的生命力。這種生命力實在是太旺盛了,甚至讓蘇感覺到有些詭異。

蘇將懷中還帶著體溫的屍體放下,掀開了戰士的頭盔和面罩,看到的是一張年輕男人的臉。他長得很乾淨,也算得上英俊,只不過臨死前的痛苦使面容有些微的扭曲。看樣子和骨骼,這個年輕男人應該有十六七歲,在荒野上,這個年紀已完全成年,身體已經發育完畢,怎麼都不應該有這麼強盛的生命力。生機的濃烈程度,就像是一個還未斷奶的嬰兒。

這一隊災禍之蠍的戰士一共有11個人,這是死在蘇手上的第6個,也是最後的一個。6名戰士有男有女,看上去都很年輕,也很乾淨。他們行動敏捷,有著不錯的體力,武器和裝備簡單而有效,火力不比大多數暗黑龍騎的僕兵差。和其它受控制的戰士一樣,這批戰士的反應也比較單一和遲鈍。這是和他們自身的身體條件相比較的,其實反應速度也不比普通的僕兵差多少。

生命力過於旺盛是這一隊戰士共同的特點。也只有今天這樣完全依靠貼身肉搏解決對手時,蘇才隱約地感覺到這一點。在過往的戰鬥中,蘇從來都是依靠冷靜而精確的狙射解決對手。雖然手邊沒有了量身訂製的狙擊槍,但普通的新時代步槍在蘇手中也可以發揮狙擊槍的大半作用。

不知道是否受到了召喚的影響,蘇的本能格外強烈,在遭遇到這隊災禍之蠍戰士時,他第一時間扔下了步槍,拔出軍刀,隱入廢墟間重重陰影之中。直到撲向遇到的第一名災禍之蠍戰士時,蘇還沒想明白自己怎麼突然如此渴望貼身的戰鬥。

結果了最後一隻蠍子後,蘇站到了一座房屋的屋頂上,掃視著周圍,幽幽的碧色目光如同一朵飄浮的瑩火。在逐漸濃重的暮色中,蘇的身影也若隱若現,恍若幽靈。

遠方傳來隱約的槍聲,密集而激烈,不知道哪位龍騎正在與災禍之蠍戰鬥。蘇無意前去幫忙,龍騎的習慣從來都是單打獨鬥而不是互相配合。如果沒有事先通告而自行趕往戰場的話,很有可能同時面臨災禍之蠍和龍騎扈從的攻擊。但是這片戰場正好攔在蘇和基地之間,如果要避開戰場,不僅僅意味著要多走不少的路,還意味著可能面對多場不必要的戰鬥。

基地附近的龍騎資料瞬間從蘇心底流過,雖然其中有尉官和校官在,但不管正在戰鬥的是哪位龍騎,蘇都有信心在戰場上下面擊潰他們。所以蘇決定,繼續走直線回基地。

蘇的軍刀剛剛指向基地的方向,一種極不舒服的感覺就籠罩了他的身體。這種感覺厚實、沉重,如同一座廢土聚成的山,重重地壓在蘇的身上,讓他的肌膚也難以呼吸。感覺臨身的瞬間,蘇的意識中立刻浮現出巨人瑪瑟姆的影像。

蘇的身軀微弓,保持著隨時可以彈射出去的姿勢,只微微轉頭,望向側方。在視線的盡頭,瑪瑟姆那高大、偉岸的身影如同移動的山,緩緩自黑暗中浮現。他走得似乎很緩慢,但是曾經和瑪瑟姆進行過追擊戰的蘇知道,在需要的時候,速度絕不會是這個巨人的弱項。在看到瑪瑟姆的同時,蘇隱約有些疑惑,巨人依然沉重如山,但是今天給蘇的感覺卻有些猶豫和軟弱。

對於巨人的來意,已經完全不需要詢問。蘇從屋頂上一躍而下,轉瞬間消失在複雜的廢墟中。在落地的時候,蘇手中已多了把不知被誰遺棄的自動步槍。對付瑪瑟姆這種巨人,貼身肉搏顯然不是個好主意。

瑪瑟姆穩穩地向這個方向走來,他走的是一條直線,沿途中所有障礙物都在他龐大的身軀前一觸即碎。

而蘇則如幽靈,在建築與陰影間忽隱忽現,重力彷彿在他身上失去了效力,時時可見他在垂直的牆壁甚至是在倒垂著在天花板上奔跑。蘇的奔跑忽快忽慢,線路更是飄忽不定,全無規律可言。對蘇來說,只要那種粘土般厚重的窒息感臨身,他就會想盡辦法擺脫。

瑪瑟姆的腳步穩定而堅決,然而他的額角已有隱約的汗珠,看起來並不象表面上顯示出來的那樣輕鬆。那雙琥珀色的眼瞳中,瞳孔急劇地擴張收縮著,眼珠上的血絲還在迅速增加。他發現,想要鎖定蘇的行動突然變得前所未有的困難,這讓瑪瑟姆感覺到有些無所適從,就像他每次見到的潘多拉時一樣。

噠噠噠!側方的房屋中突然響起清脆的槍聲,密集的子彈散成彈幕,籠罩了瑪瑟姆從頭到胯大半個身體。在不到一百米的距離上,子彈散佈的範圍已經非常大,但是幾乎每顆子彈都會落在瑪瑟姆身上,如果他不做任何閃避動作的話。這一陣急射顯示了極高的射擊技術,也只有裡高雷才有這個能力,即使是蘇,使用自動步槍射擊時也達不到這種水平。

瑪瑟姆身軀的強度已經達到了可以硬抗狙擊槍彈的程度,對於密集射來的子彈只是抬起右臂護住頭臉,任由那些子彈轟擊在身體和手臂上。瑪瑟姆的身軀像是由合成橡膠製成的一樣,子彈轟擊在身體表面,只會擊出一個淺坑,然後彈頭就被彈了出來。只有多次轟擊在同一個地方時,才會撕裂肌膚。


第 0014 集 第 09 章

������������������������������������������������������������������������������������������������������������ 第 0014 集

������������������������������������������������������������������������������������������������������������ 目錄


© 2019 臺灣酷果 m.kugo.tw
Powered by. Jhengkaiwun
Mail: jhengkaiwun(at)gmail.com
Ver: 2020-05-27-v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