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故事:


故事篇章:
書名:������������������������������������������������������������������������������������������������������������
書號:1525947

������������������������������������������������������������������������������������������������������������ 目錄

������������������������������������������������������������������������������������������������������������ 第 0014 集

目前觀看:第 07 章

卷二 我的心深如大海 章四 泥沼 下


“是蘇少校!”一名扈從迅速檢查了部隊列表。

“蘇……”中校的目光蘊含了許多復雜的東西。他已經四十多歲了,一名四十多的中校,有太多的理由不喜歡還不滿三十、並且一年之內就從少尉晉昇到少校的家伙。但是從政治的角度看,他需要提醒蘇目前的態勢,而且在需要的時候組織救援。

“給蘇少校消息,告訴他目前的運動方向有脫離基地和其它龍騎的危險,請他向基地靠攏。”幾經掙扎,中校還是決定提醒蘇。

扈從們即刻將訊息了出去,但是虛擬沙盤上,代表著蘇的光點依舊在向西北方向移動著,根本沒有停下來的跡象。隨著蘇的移動,戰場上的態勢悄然地生著改變,所有災禍之蝎的戰隊都相應地微調了自己的作戰方向和態勢,就象是有一只無形的手在操控著他們一樣。

其它人一無所覺時,中校已經感覺到心頭壓力一松。但是分散在各處的災禍之蝎戰隊整齊划一的反應,卻在他心頭撒下一片新的陰影。

就在中校覺得現在回龍城休整或許會是個不錯的主意時,忽然一名扈從接到了一個消息,皺了皺眉,還是決定打斷中校的沉思,低聲說:“長官,一個叫做麗的女人剛剛帶著十幾名戰士,闖過我們的哨卡,沖進戰場去了。”

“麗?”中校皺緊了眉。他可不記得什麼人叫麗,而且在這一帶也沒有女龍騎。

扈從現了自己的疏忽,立刻補充說:“她是蘇少校的扈從,兩天前剛剛帶著些戰士來到基地。您知道,非龍騎率領的戰斗部隊是不允許進入戰場的……”

“她向哪個方向走了?”中校問,他很討厭啰嗦的下屬。

“這里。”扈從在沙盤上點了一下,那個方向正是蘇的位置。

“是想與主人會合嗎?看起來還真是一個忠心的扈從呢……”中校意義難明地笑了笑,然后說:“那就放她過”

扈從的臉色有些難看,猶豫了片刻,才說:“她已經過去了。”

一直沉浸在戰場形勢里的中校這才想起剛才扈從所說的沖過崗哨是什麼意思,臉立刻沉了下來,說:“去查清楚今天守衛哨卡的是誰的扈從,這麼沒用,讓人說沖就沖過去了!”

中校的本意是想轉移下話題,畢竟他沒有下令攔阻麗去找蘇,在遍布災禍之蝎的戰場上,一名帶著點仆兵的扈從只有死路一條。沒想要他的訓令帶來的是一個令人震驚的答案:“今天是蘭杰少尉親自把守哨卡,和麗生了沖突后,現在剛剛進了醫院。”

中校看著虛擬沙盤上依舊在向西北方向行進的蘇,默默地測算了一下距離和方位,才吩咐:“通知蘇少校,他的扈從剛剛從基地出,正在向他靠攏。”

熟知中校性情的扈從們都有些意外,在他們看來,這可是個對蘇只有好處沒有坏處的決定,實在很不象中校的為人。

在戰場的西北邊緣,蘇一個魚躍,將一名反應明顯有些遲鈍的戰士按倒,隨后一片彈雨就從他們的頭頂掠過,壓制得兩個人根本抬不起頭來。另一邊驟然響起沉悶而又粗獷的槍聲,一聽到龍槍系列步槍典型的聲音,蘇心中就安定了下來。只要里高雷開始射擊,那麼必定是有了可以獵殺的目標。

果然,從蘇和戰士頭頂掠過的彈雨就此停止。

蘇忽然從地上躍出,跨越十余米的距離,輕巧地落在了地上。還在空中時他就調整好了姿勢,剛剛落穩,手中的步槍就怒吼起來,十余子彈集中轟擊在一座廢棄房屋的墻壁上,輕而易舉地轟穿了墻壁,並且將后面躲藏著的災禍之蝎戰士身體撕碎。這個戰士剛剛將準星套住了蘇的胸膛,卻再也沒有機會扣下扳機。

這是附近最后一個災禍之蝎的戰士。

被蘇按倒的戰士從地上爬了起來,面色如土,說:“長官,對不起。”

蘇看了看雙眼中遍布血絲、一臉疲憊的戰士,拍了拍他的肩,微笑著說:“不要緊,很快我們就能回去了。”

戰士的雙眼一亮,大聲說:“謝謝長官!”

蘇暗中嘆了口氣,一轉頭,正好迎上了里高雷的目光。里高雷看似無所謂地靠坐在半截斷墻邊,玩味的目光說明他已經看穿了蘇的謊言。

這場戰斗短促而激烈,二十名災禍之蝎的戰士全軍覆沒,而蘇這方面只有兩人受了點輕傷。但是戰后休整的時間不會超過三十分鐘,很快就會有新的災禍之蝎小隊趕到這里,如果不及時轉移的話,那就是一場新的戰斗。

西北方向上的壓力始終是最輕的。

短暫的休息期間,蘇一直在猶豫著、掙扎著,在理性與本能之間徘徊。

在鐘擺城外的戰場上,出現了一把新的軍刀,凌厲且狠辣,切破了層層封鎖,急速向西北方向突進。

麗一身深灰色的輕型作戰盔甲,護住了胸背、胯臀和頭部等要害部位,左眼上則多了一只戰術多用途護目鏡,背后是龍騎專用戰地背包,手里端著突擊專用的龍槍二型步槍。

麗不斷著果斷且準確的命令,身后十五名全副武裝的戰士相應做著各種戰術動作,互相掩護、層層推進,甚至有時候就在幾十米的街道兩端和災禍之蝎的戰士對射!在麗的指揮下,幾乎所有的戰士都能夠獲得理想的攻擊位置,熾熱的火力輕而易舉地將一個個災禍之蝎的戰士撕碎。災禍之蝎的戰車或是戰爭機械人也支撐不了多久,就會在集火下炸得粉碎。

和其它龍騎漫無目的的攻擊不同,麗突擊的方向明晰而堅定,凡是在前方攔路的災禍之蝎戰隊都毫不留情地碾壓而過,而在側方和后方的災禍之蝎戰隊則以密集火力壓制阻擋,再迅速脫離。

麗凌厲果斷的戰術動作與其它龍騎截然不同,而且令災禍之蝎也無及時反應,戰場上出現了些微的混亂,各自作戰的龍騎們感受不出戰場上的變化,指揮室里的中校臉色卻是越來越陰沉。素來以軍事家自詡的中校覺察出了麗敏銳的戰場嗅覺,他無接受這只是一名扈從的表現。

如果在戰場上與麗對陣的是自己呢?中校心中不由自主地掠過了這樣一個念頭。他沒有見過麗,很多方面無從比較,但是至少,中校自忖如果是自己上了戰場,恐怕破擊速度比麗快不了多少。但問題是,他可是暗黑龍騎的中校,帶有眾多的扈從,而麗呢,僅僅是個少校的扈從而已。

暗黑龍騎和他們的扈從中,從來不缺少格斗或是戰斗能力突出的家伙,然而,具有軍事天份的人從來都是非常罕見。也許,麗真有可能打穿戰場,回到蘇的身邊。

中校甚至有了命令其它龍騎收縮,好讓災禍之蝎的壓力全部集中在麗和蘇身上的想。不過,他既不是陰謀家,也不是政治家,身后沒有大家族的。中校必須認真考慮,如果蘇活著回來,並且知道了他的調度,那他將要如何面對蘇的報復。作為中校,他有權調閱卡馮和瑪莉婭的死亡報告,瑪莉婭的死亡方式曾經讓他連續幾個晚上沒有睡好覺。只要一想到在極度清晰的感覺下,默默地體會生命力一點一滴地從體內流走,卻完全無能為力的絕望,中校就會感覺到心口陣陣地緊。

最終,中校還是沒有下達讓龍騎收縮的命令。

休整還有三分鐘就要結束了,所有的戰士都在呼呼大睡。他們已經學會在最短的時間內進入睡眠,好恢復和補充體力及精力。蘇在戰士中間走動著,檢視著每一個人的裝備和狀態。還有三分鐘留給他做出決定,他的臉上隱約有著掙扎,不過,蘇不再回避里高雷的目光。

蘇仍會時時地望向西北方向,那里似乎有一種無聲的召喚,召喚著他的到來。這些吶喊是直接從蘇身體的本能中響起,在呼喚著他的靈魂,他的身體,乃至於他的每一個細胞。

誘惑非常巨大,看上去蘇與基地間的災禍之蝎士兵正變得越來越多,想要回到基地,需要的是連番的惡戰,最終能夠活著回去的人也許還不到一半。向西北撤離,再繞開戰場回到基地甚至是龍城,應該是非常明智的選擇。

蘇輕輕地拍了拍手,戰士們立刻從沉睡中醒來,紛紛躍起,瞪著遍布血絲的雙眼在蘇面前站成了一排。盡管只是十幾分鐘的小憩,可是他們身上又有了淡淡的殺氣。蘇的目光掃過一個個戰士,最后落在了里高雷臉上。

里高雷一身的血與汙泥,看上去比普通的戰士還要狼狽,看到蘇的目光望來,他無所謂的笑笑,說:“頭兒,得快點做決定了。”

蘇深深地吸了口氣,說了一個讓所有人驚訝的決定:“我們掉頭,殺回基地去!”

盡管驚訝於蘇的決定,但是戰士們依舊嚴格地執行了命令。就在隊伍出的時候,蘇的隨身智腦又收到了一條訊息,他這時才知道,麗也到了鐘擺城,並且正殺過來。


第 0014 集 第 08 章

������������������������������������������������������������������������������������������������������������ 第 0014 集

������������������������������������������������������������������������������������������������������������ 目錄


© 2019 臺灣酷果 m.kugo.tw
Powered by. Jhengkaiwun
Mail: jhengkaiwun(at)gmail.com
Ver: 2020-05-27-v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