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故事:


故事篇章:
書名:������������������������������������������������������������������������������������������������������������
書號:1525947

������������������������������������������������������������������������������������������������������������ 目錄

������������������������������������������������������������������������������������������������������������ 第 0014 集

目前觀看:第 03 章

卷二 我的心深如大海 章三 復仇的正義 中


-
-
-



輕型越野車加快了速度,在一條條大街小巷間穿梭著,行經的大多是廢棄已久的道路。偶爾車輪會壓在凸起的石頭上,車身高高地彈起,但總是會驚險萬分地落在堪堪能夠通行的路面上,顯示了駕駛者出眾的技術。

越野車很快穿過一大片廢棄的街區,在龍城邊緣一個隱密的小巷巷口停了下來。黑人下了車,向小巷里望了望,就向里面走去。他身上很干凈,至少藏不了什麼大型武器。巷子里有三間相臨的酒吧,每間酒吧的門口都有兩三個滿臉凶惡的男人,或站或蹲,盯緊了每一個走進小巷的人。

黑人摸了摸上唇灰白色的胡子,晃晃悠悠地從這些男人中間走過,根本沒將那些殺人般的目光當回事。他打量著酒吧的招牌標記,最后選了個名字為“干我吧!”的酒吧,慢慢地走了進去。

一進酒吧,黑人敏銳的耳朵就在喧鬧的聲音中捕捉到了幾句他感興趣的話。

“看見那邊的那個妞兒了沒有,看起來長得真不錯!說實話,老子這輩子還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

“那你為什麼不上去問問她多少錢肯陪睡?反正到這來的女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哦,我說錯了,女人就沒有好東西。”

最先說話的是個穿著暗紅襯衣的男人,坐在吧台邊,狠狠將一杯烈酒灌了下去,邊擦嘴邊說:“媽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見她就象抱了塊冰一樣,實在是想不到那事上去。”

黑人咧嘴一笑,向酒吧角落里望去,果然看到個獨占著一張桌子的漂亮女人,她沉默地喝著酒,目光的焦點始終落在面前的酒瓶上。

雖然僅僅是看到照片,而且只是模糊的照片,但是依靠眼力和記憶力,黑人仍然確信自己要找的人就是她。他徑直走向女人的桌子,旁邊有一個男人或許看不慣黑人要和那女人發生點什麼的架勢,悄悄站了起來,輪起酒瓶狠狠向黑人后腦砸下!

黑人向前的腳步稍稍邁大了一點,就讓過了來自背后的偷襲。他好象根本不知道背后發生了什麼,徑自走到女人的桌前,坐了下來。

偷襲的酒瓶在地上砸得粉碎,男人也軟倒在地上,喉嚨中發出呵呵的聲音,卻叫不出聲來。他蜷縮著身體,雙手捂著褲襠,身體不住地抽搐著。

整個酒吧中,只有寥寥兩三個人看到黑人在讓過酒瓶一擊的時候,從褲子口袋中掏出一把小巧精致的無聲手槍,一槍擊中了男人的胯下,然后又閃電般收回了手槍。喧囂擁擠的酒吧中央出現了一塊空地,人們都在看著倒地不起的男人。幾名保安望向了站在吧台后的調酒師,那個上了年紀的調酒師聳了聳肩,說了句:“扔外面去!”

保安們立刻擁了上來,將受傷的男人象死豬般提起,拖出了大門。

黑人拿起女人面前的酒瓶,給自己倒了杯酒,慢慢地喝了一小口,才問:“海倫?”

女人仍在慢慢地喝著酒,點了點頭,根本就沒再看黑人一眼。

黑人對海倫的冰冷似乎有些意外,不過他也不介意,有些意味深長地看著海倫,說:“我是林奇,錢拿來了嗎?”

海倫終於喝完了那杯本就不多的酒,然后取出一張卡片,放在桌上,推到了黑人面前,淡淡的說:“都在這張卡里。”

林奇咧嘴笑著,左手沒有拿卡,而是直接握住了海倫的右手,說:“我想,我們議定的價碼應該再多個50%。我覺得用你來抵這50%是個不錯的主意。”

海倫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仍用標志般的聲音說:“你確定對我有興趣?”

林奇忽然獰笑起來,猛地一拉,將海倫整個人都拉到了桌子上,他的右手中則多了一把輕薄的匕首,架在了海倫的下巴上,他的鼻尖幾乎貼上了海倫的臉頰,壓低了聲音說:“你那套或許對別人有作用,但我不同!我玩過好多個屍體,所以你越是冷,我就越興奮!你摸到了沒有,看我硬得多厲害!”

不管林奇做了什麼,海倫的表情都沒有任何變化,而且她的目光也沒有分毫的波動。

“想抬高身價有很多種辦法,你現在在用的是非常愚蠢的一種。”海倫說。

林奇的嘴咧得很開,支起的胡尖都擦在了海倫的臉上,他非常享受現在的時候,慢慢地說:“也許我不是想提高自己的身價。我對你很有興趣!不管怎麼說,你約我到這里就是一個錯誤,我就是在這里就地干了你,也沒人敢說什麼。也許把你帶走是個更好的主意。”

“非常愚蠢的決定。”如果只聽聲音,會覺得海倫一直在心平氣和地坐著,根本沒有任何姿勢上的變化。“不管你做了什麼,蘇都會知道。”

“那怎麼樣?”林奇微笑著。

海倫依舊冰冷地說:“他一定會找到你,而且不會花太長的時間。我想你清楚這一點。”

“那又怎樣?”林奇還在笑著。

海倫終於皺了皺眉,有了些不耐煩的表情:“我想,在你玩過的屍體當中,不包括瑪莉婭的那一具。”

林奇還在笑著,仍然緊緊抓著海倫的手,然而他的身體已經有些僵硬,剛才還令他自豪的生理反應已經完全不知去向。

林奇忽然松了抓住海倫的手,又魔術般變沒了匕首,挺直了身體,坐姿刻板得象個軍人。而海倫恰好就在這一刻收回了手,並且重新坐下。她沒有任何能力,至少沒有格斗域的能力,但是動作做出的時間剛好是林奇松手的瞬間,精準得已經達到了她身體能力的極限。

林奇的眼角跳了幾跳,摸著胡子,就象剛才的事從沒有發生過一樣,說:“在這個地方見我,是想我為你工作?如果是的話,我想我沒有理由拒絕。可以聽聽條件嗎?”

海倫說:“看來你比我預想的要聰明一點。我知道你過往的價格,就在那個價格的基礎上打個三折吧,期限無限。合約期內你必須服從我的一切命令,並且不能再接受別人的委托。”

“哈,賣身!”林奇聳聳肩,說:“看起來,我好象沒有拒絕的能力。不過與其接受這樣的條件,我為什麼不索性上了你,然后再和蘇拼死一戰呢?”

海倫又有了些不耐煩的表示,淡淡地說:“和蘇一戰?你有那個本事嗎?而且,我可以告訴你,上我的過程絕不會讓你有任何愉悅的感覺,心理和生理上都不會有。你會發現這根本彌補不了你的損失。”

林奇尷尬的笑笑,仰頭灌下一大杯烈酒,才說:“媽的!我是沒有這個勇氣,活著還是很有意思的!最后一個問題,你為什麼會選上我?”

“蘇不會一直作狙擊手,所以我們需要一個新的狙擊手。你勉強合格。”海倫的話一如既往的傷人。

“好吧!算我倒霉,遇上了你們這對魔鬼!我走了,有事的話,你知道怎麼聯絡我。”林奇站了起來,想走。

“你的事情還沒結束吧。”海倫看著林奇,目光象是凝止不動的冰。

林奇看到了海倫放在桌上的手,拍了拍頭,大步走了回來,將近70度的烈酒倒在桌上,然后向流淌的酒漿開了一槍。烈酒立刻燃燒起來,這種加了特殊配料的酒不光比普通的酒要猛烈得多,燃燒時的溫度也遠比普通的酒精要高。

林奇毫不猶豫地將左手按在了火焰上!高溫的火焰舔上了他的手掌,立刻發出嗤嗤的聲音,顯然林奇沒有什麼抗高溫的能力,或者是有,但是沒有使用。直到掌心一層皮肉全被燒得炭化,林奇才慢慢地收回了手。他從海倫臉上看到了滿意的表示,當下松了口氣,轉身出了酒吧,急促得甚至有些張皇。

以龍騎的醫療技術,林奇的左手肯定可以完全恢復。但是燒灼過程中的痛苦並不是誰都能夠忍受的,尤其是作為一個狙擊手,必然感知域能力出眾,相應的對痛苦的敏感也要比別人強烈得多。

海倫還在慢慢的喝著自己的酒,不過已經沒人再敢打她的主意了。

當夜色籠罩龍城的時候,蘇的隨身智腦收到一條訊息,表示30萬已經進入了他的帳戶。蘇看著屏幕,許久才關上了智腦。

他知道,這30萬是里卡多從提旦那里收取回報的一半。不過,瑪莉婭和卡馮,兩位暗黑龍騎的中校,就只值60萬嗎?也許他們活著的時候,的確是可以令大多數人畏懼的人物,但是他們死了,家人和財產一樣要被人評估、瓜分。60萬和600萬,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這就是戰敗者的下場,扈從會殉葬或者變成奴隸,女人會變成他人的玩物,而孩子……孩子會被斬草除根。

蘇站在窗前,伸手推開了窗戶,讓冰寒的夜風迎面吹在臉上、身上。他又罕見地點上一支煙,深深地吸了一口。廉價香煙的劣質煙草發出刺鼻的辛辣味道,卻讓蘇覺得非常的熟悉和懷念。在荒野的時候,他只舍得抽最低級的煙,而且很久很久,才會吸上一支。

在煙霧中,在龍城的經曆仿佛在一幕幕地重現。蘇很清楚,里卡多說得沒有錯,他根本承擔不起失敗的后果。而想要不斷地通向勝利,除了需要一點點的運氣之外,還要有一顆冰冷的心。

一顆冰冷得幾乎沒有情感的心。


第 0014 集 第 04 章

������������������������������������������������������������������������������������������������������������ 第 0014 集

������������������������������������������������������������������������������������������������������������ 目錄


© 2019 臺灣酷果 m.kugo.tw
Powered by. Jhengkaiwun
Mail: jhengkaiwun(at)gmail.com
Ver: 2020-05-27-v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