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故事:


故事篇章:
書名:������������������������������������������������������������������������������������������������������������
書號:1525947

������������������������������������������������������������������������������������������������������������ 目錄

������������������������������������������������������������������������������������������������������������ 第 0014 集

目前觀看:第 02 章

卷二 我的心深如大海 章三 復仇的正義 上

當天空中重新有了暗淡光芒的時候,龍城就開始有了喧鬧。

龍城非常的大,這座過往容納了超過百萬人口的大都市,如今只住著不到十萬人。不可避免的,龍城大部分地段仍處在荒棄狀態,只有少部分土地和區域被開發出來,並且擁有水和能源的供應,做為住民的居所。如果願意,龍城住民也可以自己開辟一塊住處,好處是和安靜,缺點則是缺乏安全,並且由於遠離管網,資源供應的代價會變得非常的大。

龍城中很多有身份地位的人,都傾向於自建住宅,只要擁有足夠多的資源,甚至可以將整個街區都翻建一次。

那些真正的大人物,比如說摩根、魯登道夫,則會居住在龍城外家族的領地上。至於帕瑟芬妮,脫離了亞瑟家族的她在龍城的時間很少,而且她在龍城中有多處產業,回到龍城時大多時候會住在私人醫院內。

龍城十分安全,廣闊而復雜的地下通道每年都會被清理,並且設置了嚴密的監控和防御措施。如果有外敵選擇地下通道入侵,會發現他們陷入了無窮無盡的死亡陷阱。

上午十點左右,蘇在自己的住所接到了里卡多送出過來的地點。按照資訊上的要求,蘇沒有穿暗黑龍騎的制服,只帶簡單的武裝。蘇選擇了兩把短刀,沒有帶任何槍械。畢竟在城市的復雜環境里,有槍和沒槍對蘇來說差別不大。

十一點整,蘇按照約定的時間來到了龍城西南區一座寬廣舒適的別墅前。別墅周圍各處制高點都布設了槍手,六七個全副武裝的士兵站在別墅前,監視著從別墅里走出來的人。別墅門口和墻壁上沾染著幾塊醒目的血跡,血跡下是幾具屍體,看裝束應該是別墅的守衛。幾名守衛身上沒有傷口,但是腦袋幾乎全部消失,看樣子是被大威力的子彈直接打爆。

蘇在遠遠站在越野戰車旁的人群中看到了里卡多,以及他提在手中的速射機炮,機炮的炮口還有余溫,看來幾具屍體都是他的杰作。

別墅中的人排成了一排,在槍口的押送下慢慢直了出來。總面積超過2000平方米的別墅分成三棟,里面居住著30多個人,其中一小半是護衛別墅的武裝人員,還有司機、廚師和傭人。別墅的真正主人應該是5個女人和11個大大小小的孩子。孩子有男有女,最大的是個剛剛發育的十一歲女孩,最小的還沒有斷奶。

里卡多對走到身邊的蘇笑了笑,低聲說:“你看著就行了,現在這里已經沒我們什麼事了。”

蘇掃視了一周在場的人,發覺屬於里卡多的人並不多,大多是些他不認識的人。除了一些明顯來看熱鬧的人之外,還有些人看起來分屬幾個勢力,里面有不少人身上都帶著掩飾不住的殺氣。更多的是在用挑剔的眼光在女人和孩子身上掃來掃去,就象是在挑選待價而沽的牲口。

蘇從資料上獲知,這座別墅就是卡馮中校的居所,他的主要家人和孩子應該都在這里。不過沒聽說過卡馮在龍城內有產業,想必主要財產還是藏在其它地方。那些女人和孩子,不出意料應該就是卡馮的家人。作為暗黑龍騎的中校,卡馮的確可以算是個大人物,並且不得不承認,他的女人們素質相當的高。

蘇又掃了一眼別墅附近零零散散站著的人,眼神微微一凜。剛開始的時候因為很多人都沒有展示出什麼能力,所以蘇也就忽略了他們。然而再看第二次時,蘇發現圍觀人群中有不少人有特殊的氣質,還有幾個人讓蘇產生了異樣的感覺,有的是陰濕,有的是刺痛,甚至還有一個讓蘇有種昆蟲的感覺。

這些人雖然看起來沒什麼能力,但是身份和來曆肯定不簡單。蘇得出這樣的結論。在這種距離上,蘇的透測和超距触感都超出了有效範圍,因而對周圍人的掃視所獲得的感覺是模糊的,更傾向於直覺上的判斷以及一種本能的感知。但這並不是靠著幸運,而是蘇在感知域中新形成的能力,精神感應。這個能力不是七階的配方能力,甚至都不在罕見能力的清單內,蘇只有根據自己的判斷為這個新能力命名。

里卡多觀察到了蘇對圍觀人群的注意,眼中略微閃過驚訝,他的身體傾向蘇,低聲說:“外面那些人是龍城內各個勢力的代理人,來參觀我們的行動,並且看看能不能從中有所收益。至於那個家伙……”

里卡多指了指別墅門前來回踱步、面目陰沉的一個中年男人,說:“他叫提旦,是龍城外圍最有名的幾個冒險商人之一。我把卡馮和瑪莉婭的收益權都賣給了他,當然打了折扣,而且我們還要負責追討過程中的安全,確保龍騎總部和其它家族不插手。賣出的價格還不足以彌補我們的損失,但總比什麼都沒有好。而且由他出面,找出卡馮隱藏財產的可能性要比我們大得多。我們這種人只適合打仗,政治和壓搾這種事,還是交給專家去作比較好。”

蘇看向名為提旦的男人。提旦大約有190公分,穿著一件有些泛舊的風衣,右手里握著根只有半米長的短鞭,由皮革和金屬線揉成,看起來沒什麼威力,但蘇卻從鞭子上感覺到了濃濃的血腥氣。

別墅里所有的人都被趕到了外面,並且在槍口的威脅下分成幾隊站好。被解除了武裝的衛兵被趕到一旁,貼著墻角蹲著。整個過程中,他們都乖乖地配合,沒有人敢反抗。有勇氣反抗的早都被里卡多的速射機炮轟爆了頭,活下來的人看到里卡多手中不應該由人類操縱的速射機炮,也都打消了抵抗的念頭。

廚師、女傭等仆人被趕到另外一堆,最后暴露在目光焦點下的是卡馮的女人們。孩子們則在女人身邊貼墻站好。

天非常的冷,女人和孩子們被趕出來時,甚至都來不及穿上外衣,這時都在寒風下凍得瑟瑟發抖。

提旦在五個女人前慢慢走過,蛇一樣的眼睛仔細地檢視著女人身上的所有細節。他來回走了兩次,才站到看起來年紀最大的一個女人面前,擠出一個非常難看的笑容,問:“你是卡馮的老婆?”

其余的四個女人立刻臉上變色,想要爭些什麼,然而周圍的槍口讓她們明白過來閉嘴才是明智的選擇。

提旦面前的女人立刻揚起了頭,高傲地看著提旦,冷冷地說:“我是!如果我的丈夫在這里,他絕不會允許你這樣和我說話……”

提旦笑容更深了,但在他棱角分明的臉上,這種笑容看起來更讓人覺得眼睛發酸。他象貓頭鷹一樣笑了起來:“如果卡馮還活著,我說不定還會害怕。不過你知道卡馮是怎麼死的嗎,或者我可以幫你加深一下印象……”

提旦一把將女人掀轉了身,右手中的鞭柄迅猛且殘酷地撞進女人的臀部中,痛得她只來得及倒抽一口氣,就暈了過去。然而提旦右手一轉,又讓女人瞬間醒了過來。

“卡馮中校,就是讓人用棍子從這里穿了進去,豎在凍原上當了雕像……”提旦的聲音低沉得如同惡魔。

他后退了一步,任由女人癱軟在地,不住地顫抖、呻吟。他從口袋中取出一張紙巾,擦拭著鞭子手柄上的血跡,一邊向余下的四個女人問:“你們誰能告訴我,卡馮的錢都放在什麼地方?我喜歡誠實的人,在我面前,說實話一定會有好處的。”

女人們,包括倒在地上的女人,都保持著沉默,沒有回答提旦的問題。

提旦很有耐心,向里卡多遙遙一指,對女人們說:“你們最好別抱什麼幻想,沒有人會來拯救你們。龍騎總部不會,血腥議會不會,卡馮的朋友們更不會。事實上,我很懷疑卡馮會有什麼朋友,如果有,也都被那邊的人殺了。看到那個拎著機炮的家伙沒有,就是他殺了卡馮,殺了你們的丈夫、父親,而且把你們都賣給了我。我的名字叫提旦,你們最好記住,一個聰明的人不應該忘記他們新主人的名字。”

蘇的眉毛又微不可察地皺了一下,但這次里卡多沒有覺察出來。他的臉上依舊掛著滿不在乎的笑容,肋下夾著的速射機炮輕輕地搖晃著。

提旦干澀的聲音繼續回蕩著:“買下你們花了我不少的錢。如果把你們、不論男女、不論年紀,都賣了去作,我會虧損20%。而這筆買賣我預期的利潤應該是50%!這樣吧,你們誰能把卡馮藏錢的地方告訴我,讓我的利潤超過50%,我就放她自由。在此之外,每多10%的利潤,我就會額外給一個她指定的人自由!你們都是聰明的女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好了,現在,讓我先來驗驗貨!”

提旦舉起了右手,魔鬼般的手指指向了縮成一團的孩子們,來回晃了幾次后,才落了下來。提旦身后立刻沖出兩個強壯的雇傭兵,從孩子中間拉出一個十歲左右的女孩,扯到了提旦的面前。

有三個女人明顯松了一口氣,但有一個女人抓緊了自己胸口的衣服。

不用再看下去,蘇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深深地吸了口氣,淡淡的說了句:“有這個必要嗎?”

“有這個必要!”里卡多拉住了蘇的手臂,不讓他輕舉妄動,口氣也不容置疑:“瑪莉婭是個揮霍無度的女人,她不光沒有積蓄,還欠下了大筆的債務。而卡馮中校則是個好父親和一個好丈夫,他並不揮霍,肯定給女人和孩子們留下了足夠的財產,所以提旦才會把這里當作主攻目標。我帶你過來,就是要你親眼看看整個的過程。與內戰無收益對應的,是復仇的正義原則。從第一天起,每一位龍騎就會明白,他們職責和責任不僅在自己,還在扈從和家人身上。在內戰中,應戰的一方如果勝利了,就擁有對仇人親人及扈從復仇的權利。蘇,這就是游戲規則,我們必須遵守,也必須去扞衛!所以每一個龍騎都要不斷地變強,尤其是那些身后沒有家族的龍騎。只有那些放棄了個人武力,為總部服務的龍騎才會得到總部的庇護,可以免於這條規則。我想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你對卡馮和瑪莉婭的虐殺不就是為了威懾潛在的敵人嗎?”

蘇低沉地說:“那不同,卡馮和瑪莉婭都是戰士。”

“這沒什麼不同,在不成文的理解中,戰士的家人等同於戰士。”里卡多的聲音非常冰冷。

“她們只是沒有能力的女人和孩子!”蘇回答。這時那個小女孩已經被當眾剝光,稚嫩的身體在寒風中被凍得發紅,凄厲的哭叫聲傳得很遠很遠。但是圍觀的人大多的無動於衷的冷漠,少部分是在欣賞著她還未發育的身體。

里卡多牢牢地抓住蘇的手臂,說:“女人只是發泄和生孩子的工具而已,而那些孩子,他們是卡馮的孩子,你想他們長大后來找你、你的女人或者是你的孩子報仇嗎?所以他們的下場要麼是變成,要麼就是死,關於這點,我已經和提旦達成了諒解!卡馮在接下狙殺我們的合約時,就應該知道失敗后的下場了。”

里卡多的手越抓越緊,繼續以冰冷的聲音說:“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在這里,並且保護提旦的行動嗎?因為至少我在名義上還是法布雷加斯家族的第一順位繼續人,這時候來干涉我的事,和法布雷加斯家族直接作對差不多!誰都知道暗黑龍騎的中校是塊肥肉,卡馮尤其肥。蘇少校,如果只是你在這里,那麼你會發現,要干涉的人會多出很多。那時你怎麼辦,殺光所有的人嗎?你有能力與龍城內的所有勢力作對嗎?如果你死了,你的扈從們怎麼辦,你希望他們也淪落為眼前這些人的下場?”

蘇沉默著,沒有任何動作,但是身體內依舊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里卡多的語氣柔和了一些,鬆開了拉住蘇的手,說:“蘇,好好想想。你不是神,我也不是,能夠照顧好我們身邊的人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蘇深深地吸了口氣,身體放松了下來。提旦忽然轉過頭,向著蘇陰森森地笑了笑,看來他一直在關注著這邊的動靜。

對於這隱晦的挑釁,蘇的回應是平靜地回望了一眼。然而當雙方目光接触的瞬間,蘇碧色的瞳孔忽然收縮成一顆十字星,從碧色光芒深處感受到的,惟有無窮無盡的冰寒!

其實蘇的體溫沒有任何變化,瞳孔深處的冰寒應該只是個錯覺。但是提旦瞬間感覺到自己幾乎凍僵!他猛然后退了一步,差點摔倒在地上,這才擺脫了蘇目光中沉重的粘性,從那幾乎讓靈魂粉碎的冰寒中解脫出來。

提旦手下的戰士們連忙跑過來,將他扶了起來。提旦定了定神,臉色這才稍稍恢復,但冷汗已經浸透了他貼身的衣物。他再也不敢看蘇的眼睛,而且已經明白,招惹蘇絕不是個明智的做法。在蘇那張漂亮的人皮下,很可能藏著一顆惡魔的心。

蘇勉強壓抑住心頭勃發的怒意,這並不是他的意志,而是身體本能的反應,有些象被挑戰了尊嚴的野獸。就在情緒有些激動的時候,蘇忽然感覺到面頰上有隱約的刺痛。這並不是真實的感覺,而有些類似於以前被瞄準的感應,但是要微弱得多。

蘇心頭微動,未及細想,立刻微微向后仰頭,剛好讓過了瞄準點。瞄準的準星即使輕巧地移動,再次落在了蘇的頭側。這種被瞄準的感覺和普通狙擊手完全不同,不光是感覺模糊,而且似乎瞄準的起始點也是在飄忽變化著的,幾乎無法確定狙擊手的位置。哪怕是經受過嚴格反狙擊訓練的暗黑龍騎,即使察覺了已被瞄準,也無法做出有效的反擊。感知能力稍差的龍騎,很可能直到子彈近身時才駭然發現已被狙擊。

毫無疑問,這是個非常高明的狙擊手,遠遠超過了蘇過往所遇到的那些狙擊專家。這種干擾對方感應,隱藏自己的能力連蘇都不具備。這個狙擊手,專長就是獵殺那些反狙擊專家。

蘇的身體輕輕地晃動著,連續躲開了幾次瞄準點,每次都是剛剛閃開即停止。閃過幾次狙擊鎖定后,蘇忽然轉頭,碧色的目光凝聚成一道無形的線,划過茫茫的城市建築,最終落在一棟不起眼的樓房上,他縴長的五指輕輕地扣在了軍刀上。

被狙擊的感覺就此消失。

里卡多已經看夠了戲,也就不顧提旦還在為1%的利潤奮斗,向手下打了個手勢,對蘇說:“好了,這沒我們的事了,讓他們自己去折騰吧!我們還要回去想想接下來干點啥,上次的行動損失可不小,所以現在的時間很寶貴……等等,蘇,你怎麼了?”

里卡多發現蘇有些異樣的疲勞,但蘇只是笑笑,說沒什麼。里卡多若有所思,向周圍的環視一周,卻沒有任何發現。他並沒有深究,拉著蘇登上了越野車,呼嘯而去。

在遠處的街道上,一輛輕巧的越野車發動起來,緩緩駛遠。車里坐著一個已有些年紀的黑人,灰色的胡須下,嘴角在微微向上,牽出一個模糊的笑容。

看著車窗外不斷退后的建築,黑人露出一個難以捉摸的微笑,象是在自言自語,又象是在對某個虛無的人在說:“看起來,上次接受收買真是個明智的選擇,這家伙可不能惹。”


第 0014 集 第 03 章

������������������������������������������������������������������������������������������������������������ 第 0014 集

������������������������������������������������������������������������������������������������������������ 目錄


© 2019 臺灣酷果 m.kugo.tw
Powered by. Jhengkaiwun
Mail: jhengkaiwun(at)gmail.com
Ver: 2020-05-27-v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