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故事:


故事篇章:
書名:������������������������������������������������������������������������������������������������������������
書號:1525947

������������������������������������������������������������������������������������������������������������ 目錄

������������������������������������������������������������������������������������������������������������ 第 0014 集

目前觀看:第 01 章

主題推薦
卷二 我的心深如大海 章二 灰色 下


圍繞著龍城,眾多的公司、組織和家族都建立了自己的領地。在龍城周圍的遼闊區域內,生活著數十萬形形的人。由於對進出人員的嚴格限制,有資格進入龍城的人並不多,這也就意味著龍城雖然廣闊,但是城內的娛樂並不如何吸引人。畢竟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誰又會心甘情願地娛樂別人呢?

這樣,在龍城周邊的灰色地帶,就形成了幾條街道,里面到處都是酒吧、夜場、酒館和廉價的旅舍。在這些地方,一個人幾乎可以找到想要的一切娛樂。即使是龍騎中的大人物,比如說某些校官,也會經常在這里出現。

里高雷帶著莎莉來的地方,就是一條灰街,只有在灰街中才能吃到一些荒野上的食物。最以暴力和性聞名的那條灰街,又被人們俗稱為鬼街。

和周圍人的狂喝爛飲不同,里高雷、麗和莎莉吃得很慢,也很認真,這招致了許多鄙夷的目光。在龍城的住民中上,把這種吃法稱為“荒野吃相”,意思是只有荒野中出身的野蠻人才會把盤子打掃得這麼干凈。其實這種說法相當的準確,對荒野中生存的所有人來說,冷和餓都與生俱來的記憶,所以每個人都非常重視食物。

里高雷和麗或許並不知道“荒野吃相”的說法,莎莉也許知道。不過即使三個人都知道這個說法,也不會有人放在心上,仍然我行我素地吃著,並不時低聲聊些什麼。在荒野里,食物是最神聖的東西,值得最高程度的尊敬。

在酒館其它人的眼睛里,三個人這樣的行為就顯得非常刺眼。血液中燃燒著的酒精更讓一些暴燥的人將這看成了挑釁。

終於有人走了過來,將一把軍刀重重插在里高雷面前的桌子上,噴著濃濃的酒氣說:“喂!荒野來的土狗,滾出這個地方!你可別傳染給我們什麼怪病!哦,兩個小妞不錯,你們可以留下來。”

里高雷笑了笑,他現在心情很好,並不想打架,也不想給蘇惹事。雖然如果他想,這個喝得半醉家伙就會立刻沒命。就在他剛想說點什麼的時候,麗已經盯著醉漢,冷冷地說:“我們是從荒野中來的,但也是龍騎的扈從。”

醉漢先是吃了一驚,然后又笑了起來:“扈從?這里有好幾個扈從,有上等兵的,甚至還有個是少尉扈從!你陪睡的龍騎是什麼軍銜啊,別告訴我是個列兵!”

飯店的另一端傳過來一個懶洋洋但含著隱隱傲慢的聲音:“那邊的妞,我看你長得不錯,如果你的主人只是個列兵的話,那你還不如跟我算了,怎麼說我也是個上等兵。”

“我的頭兒是少校。”麗的一句話立刻讓周圍安靜了下來。

即使在龍城內,少校也絕不是可以隨意得罪的人物。招惹一名扈從,和招惹少校本身也差不了多少。麗很滿意這個局面,今晚有莎莉在場,她並不想將事情弄大。如果換個場合,只憑剛才那句話麗就會打斷醉漢的整排肋骨。

然后,出於女人的某種驕傲,麗又補充了一句:“他是蘇。”

飯店中一片寂靜,然后如泛起漣漪,有些人的臉上開始浮現出有些曖昧的笑容,氣氛逐漸變得詭異起來。

“蘇?是不是那個靠穿女人裙子爬上來的家伙?”不知從哪里忽然冒出來一個聲音。

“聽說他是個從荒野爬上來的野狗,難怪找的扈從也都是荒野上的狗!”這句話引起了不少人哄笑。

站在桌邊的醉漢本來還有些畏意,但是人群的喧鬧又給了他無窮的勇氣,他努力張大著醉眼,在麗和莎莉臉上看來看去。他突然眼睛一亮,指著莎莉叫了起來:“我認得你!你不就是那個……”

誰也不知道他下面半句想要說什麼,因為麗已經站了起來,一把拔起了插在里高雷面前的短刀,用力一握,竟然空手將短刀的刃鋒捏成了一團廢鋼!麗握著廢鋼的拳頭隨即揮起,以醉鬼根本無法反應的速度轟擊在他的嘴上!

雖然麗看起來甚至有些縴弱,但四階的力量加成爆發力非常恐怖。醉漢噴出一道夾著幾顆牙齒的口水,超過一百公斤的肥壯身體應聲飛出,越過四五張桌子,重重地撞在飯店另一端的墻壁上,震得天花板都在不斷地掉落灰塵,甚至墻壁上都出現了裂紋!

直到醉漢軟倒在地,完全沒有了反應,才有人驚呼出來。然后,全面的搏斗就在瞬間爆發。

因為漂亮的外表、荒野的出身以及與帕瑟芬妮的關係,蘇在短短時間內就成了龍城的名人。但是絕大多數人心目中對他都沒什麼敬意,也絕不會有什麼正面的評價。蘇對法布雷加斯家族武裝的血戰,以及成為龍騎后炫目的戰績都被人們選擇性地遺忘了,飛速竄昇的軍銜完全被視為帕瑟芬妮濫用私人權利的結果。

蘇的狠辣手段,也只有法布雷加斯家族的成員,以及少部分有權利看到瑪莉婭屍體的人知道,出於種種原因,他們當然不會四處宣揚。所以大多數人,盡管不願意承認心底深處的嫉妒影響了他們的判斷,仍固執地認為蘇同樣軟弱得象個女人,並且他的扈從也必定一樣的軟弱可欺。

所以,飯店里喝多了的男人們熱血沸騰,一擁而上。

里高雷完全沒想到在龍城的第一次聚餐會變成這個樣子,並且轉眼間就變成了全面混戰。他苦笑著,突然站了起來,堅硬的頭顱狠狠地撞在身后一個男人的下巴上,將他直接撞暈了過去,然后再向側后揮出一肘,重重砸在另一個男人的肋下。男人立刻張大了嘴,卻聽不到任何叫喊,只有骨骼斷裂的喀嚓聲。

一拳砸飛醉漢后,麗又是一記高踢,竟然將扑向莎莉的一個大漢直接踢到天花板上!那名大漢啪噠一聲牢牢貼在天花板上,然后又象皮球一樣彈了下來,他狂呼大叫著,還沒摔到地上,就又中了麗一記力量超過1000公斤的側踢,呼地橫飛出去,沿途還撞倒了五六個人。

莎莉忽然站了起來,抓起桌子上一個陶罐,重重在身旁一個光頭男人的腦袋上拍得粉碎。她隨后鉆進了桌底,躲開了四面八方伸來的幾只大手。

里高雷沒有離開飯桌,不停地抓起桌上的瓷盤,再在一個個男人的臉上拍得粉碎。格斗並不是他的長項,因此在混戰中也挨了不少拳腳,還有一把椅子在他頭上砸得粉碎,但依靠高達三階的防御能力,里高雷的戰斗力並沒有受什麼影響。

團聚在餐桌旁的男人忽然一個接一個地慘叫起來,原來在鉆到桌子下面之前,莎莉順手抓了一把餐刀餐叉,這會正一把一把深深落入她視線的小腿里。

在飯店的另一端,只有那位龍騎的上等兵還安然坐著,保持著正式龍騎的身份氣度。只是他同桌的幾名扈從倒是都站了起來,有些躍躍欲試。只是畏懼於麗的凶悍,他們還有些猶豫。

呼的一聲,一個干瘦的男人中了麗一記鞭腿,橫飛過大半個飯店,直接撞向了龍騎上等兵這桌。兩名扈從立刻迎了上來,合力接住了瘦小男人,免得撞翻了桌子。誰知這個瘦小男人身上附帶著幾乎無法抗拒的沖力,直接將兩個實力並不出眾的扈從壓倒!

三個男人的身體一齊倒在了飯桌上,然后嘩啦一聲,整張飯桌都垮了下來,飯菜湯水,一地狼藉,就連上等兵的衣服上都沾上了不少色拉奶油。

“你!……”上等兵氣急敗坏地站了起來,后退時被椅子一絆,又差點仰天摔倒。當著幾名扈從的面,上等兵惱羞成怒,然而看到麗的格斗動作,同樣依靠格斗域能力晉身暗黑龍騎的他心底卻有些凜然的寒意。

里高雷手下是留有分寸的,麗卻不同。她的動作簡單明了,沒有什麼復雜的變化,單純以爆發力、速度和準確制勝,然而下手落點的選擇卻絕不留情,每一下打擊都有效且致命。這是戰場上才有的格斗技藝!上等兵看得出來,至少有四個男人在麗的手中要留下殘疾。最先被砸飛的醉漢多半已經丟了性命。

上等兵猶豫了一下,唰的一聲抽出了佩槍,指向了麗。

麗栗色的短發猛然飄了起來,她轉過頭來,劍一樣的目光越過黑洞洞的槍口,落在上等兵的瞳孔上。上等兵忽然覺得頭皮一麻,驟然生出的恐懼感讓他全身的肌肉都為之一僵。就在這個瞬間,麗突然發力向上等兵沖來!沿途擋路的一男一女被她側肩一靠,立刻身不由已地向后飛出。

一瞥見麗的沖勢,上等兵心底徹底冰寒!這至少是四階的速度才是麗的真正實力。在已經有四階的力量與防御后,如果還能有四階的速度,那麼對整體實力的提昇絕不是一點。

上等兵知道手槍已經完全沒用,但他拋槍都來不及,只能向麗揮出左拳,期望自己同樣是四階的力量可以暫時擊退這恐怖的女人。他可只有三階的防御,至於速度,根本連一階都沒有。

麗同樣出拳,砸在了上等兵的拳頭上!

兩拳相擊,上等兵的手上傳來了預期中鉆心的疼痛,以及預料之外密密麻麻的骨碎聲。然而最出乎上等兵意料的是,麗看起來白白的拳頭竟然比鋼鐵還要硬,徹底砸碎了上等兵的左手后,居然毫發無傷,又是一拳向上等兵的臉砸來!

上等兵用自己的鼻梁再一次印證了麗恐怖的力量和拳頭的硬度,鮮血混著牙齒,瞬間染紅了大片的墻壁。僅僅一拳,麗就砸爛了上等兵的臉,並且將他打昏過去。

在上等兵的周圍,呆呆地站著四名扈從,每一個的塊頭都比麗要大得多,然而卻沒有一個敢去扶一下暈死過去的上等兵。

麗的短發依舊飛舞,胸脯也在急劇地起伏,她咬著牙,從牙縫中向外噴著氣,緊握的拳頭骨節都在喀喀響著,縴細的身軀內隨時都會迸發出驚人的力量。麗向四名甚至沒有膽量被她打斷骨頭的扈從瞪了一眼,霍然轉頭,冷冷地掃視著飯店,尋找著下一個堪作她對手的家伙。

飯店中一片狼藉,橫七豎八地躺了一地的人,許多人都很沒有體面地在呻吟著。還能行動的家伙都縮在角落里,再也沒有了沖上來的勇氣。

里高雷臉上有了好幾塊青腫,嘴角也破了,腦袋上的短發中還頂著半截木棒,不過他還是站著的,甚至還保持著一個很難看的微笑。莎莉也從桌子下鉆了出來,一手握著把短刀,一手提著半截酒瓶,秀麗的小臉上很有些殺氣。

戰事就此結束。

里高雷和麗並肩走出了飯店,莎莉走在中間,兩只手臂分別掛在他們的胳膊上。遠遠看去,就象是一個三口之家,溫暖,和煦。

飯店中的打斗時間不長,但也不算短,早就驚動了附近一條街上的人。飯店還有些人從后門逃了出去,將里面的情形告訴了趕來的人。所以當三個人走出飯店時,外面的情勢已經有些不對了。黑暗中,隱約有拉開槍栓的聲音。

里高雷忽然拔出手槍,閃電般連開四槍,清脆的槍聲划破了夜空!夜空中閃現出大蓬的火花和金屬破裂的聲音,以及幾聲失聲驚呼,卻沒有聽到臨死前的慘叫。里高雷的手槍又向黑暗中虛點了幾下,槍口所指的方向上,都是一片雞飛狗跳,甚至還有重物墜地的聲音,然后就聽到一聲痛呼。

黑暗中,四名身份各異的槍手正看著自己手中斷成兩截的步槍發呆。若再給他們一次機會,他們再也不敢將準星套向正逐漸遠去的三人。因為那樣做的話,下一顆子彈打斷的會是他們的頸骨。而那個因為閃避而從屋頂摔下來的倒霉鬼,此刻還在堆滿垃圾的后巷中呻吟。

直到離開灰街有了些距離,里高雷才說:“麗,下次下手別這麼重,這是龍城,我們別給頭兒惹麻煩。看起來他的麻煩已經不算少了。”

“我只是想讓那家伙快點閉嘴!”麗有些生硬地說,她並沒有解釋原因。

里高雷聳了聳肩,不準備再爭論下去。雖然路很長,但是里高雷和麗提著莎莉走得很快,很快就進入了龍城。麗有些突兀地提出讓里高雷先回去,由她送莎莉回住處,里高雷再次表示同意,反正只要是麗決定的事,他基本上都會同意的。

夜很冷,也很黑。在回家的路上,莎莉出奇的安靜,靠在麗的懷里,默默地走著。快到她的住處時,麗才嘆了口氣,說:“莎莉,你很缺錢嗎?”

“……是。”莎莉隔了一會才回答。

“里高雷叔叔給你的錢應該夠了呀!”麗已經對龍城的貨幣和物價有了初步了解,不過若是在經濟與貨幣方面再進一步,那些數字就會讓她感覺到十分頭痛。這點十分奇怪,同樣是數字,如果是放在軍事領域,麗立刻就會有本能的理解。

莎莉保持著沉默,麗又抓了抓自己的頭發,決定不在繼續追問下去,不管怎麼說,這種經曆都不會是個愉快的回憶。在初次見到莎莉的時候,麗就從她身上嗅到了一股濃濃的男人味道,這種味道不應該出現在莎莉的身上,在飯店時那個醉漢的話也佐證了麗的猜想。

“看樣子你很缺錢,等我過兩天再給你些吧!”麗想了半天,最后也只有用自己的方式來幫助莎莉。

莎莉認真地看著麗,片刻后搖了搖頭,說:“麗姐姐,我有自己要做的事,需要很多很多的錢,你幫不了我的。如果你真的想要幫助我,那就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訴里高雷叔叔。”

麗還想勸莎莉,卻意外地看到她的小臉上滿是信心與堅定。莎莉已經不再是她記憶中不諳世事、體弱多病的小女孩,在某些方面,她甚至比麗還要成熟。她目光中的堅定和執著,讓麗忘記了一切勸說的說辭。

“麗姐姐,不要怪那些男人,他們給了我錢,讓我可以繼續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我不恨他們,甚至還很感謝他們。就這樣吧,麗姐姐,我回去了!”莎莉猛的轉過身,飛快地消失在黑沉沉地樓道內。

麗默然站了許久,才緩緩離開。龍城的一切,對她來說都是陌生的,或許明天問問蘇會是個不錯的主意。其實直覺告訴麗,海倫才是更好的詢問對象,但是麗很討厭她,根本不願意和她說半句話,沒有什麼原因,就是單純的討厭而已。

這個時候,里高雷並沒有回海倫為他們安排的臨時住所,而是漫無目的的在黑暗籠罩下的都市漫步。他臉上已經沒有了溫和的微笑,而是鎖緊了雙眉,半瞇的雙眼看上去就象是鷹。他的雙手插在褲子口袋里,食指不停地輕輕敲擊著手槍的扳機。這個時候,他很希望能夠有個目標,讓他將兩把手槍中超過六十發的子彈傾泄出去。

在里高雷視線的盡頭,似乎始終有一團皺皺的布在飛舞。


第 0014 集 第 02 章

������������������������������������������������������������������������������������������������������������ 第 0014 集

������������������������������������������������������������������������������������������������������������ 目錄


© 2019 臺灣酷果 m.kugo.tw
Powered by. Jhengkaiwun
Mail: jhengkaiwun(at)gmail.com
Ver: 2020-05-27-v001